暗夜行路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佐鸣】喜欢(2、3)


2.金毛的吊车尾笨蛋


“佐助,门口有人找。”水月敲了敲佐助的桌子,看着白皙的少年抬起头,很是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


“不是女孩子啦……”水月没好气的说着,“看着有些眼熟,好像是七班的体委。”


“体委?”佐助皱眉,“他找我做什么?”


“谁知道啊。”水月挑眉,“我看他挺急的,你出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佐助没说话,推开椅子往门口走。


正是大课间的时候,学生们都陆陆续续找了地方吃带来的便当,走廊里反而没有多少人,佐助一眼便瞧见了一头晃眼的金毛在教室门口左摇右晃,于是便走过去道,“我是宇智波佐助,什么事。”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人显然被吓了一跳,接连跳开了三步,有些茫然的盯着他。


“……”佐助皱起眉头,这人刚刚不会是走神了吧?


如此想着,已经在心里给面前的金毛戳上了一个大大的“笨蛋”的标签。


“啊……宇智波佐助?”金毛终于反应了过来,慢腾腾的往这边蹭,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但眼神里却尽是好奇,“就是你?”


“……到底什么事?”佐助觉得没有心情跟这个白痴折腾了,语气隐隐带上了不耐。


金毛浑然不觉,反而冲他灿烂的笑起来,伸过一只手“佐助你好!我叫漩涡鸣人,是高一七班的体委。”


佐助没有伸手,鸣人的手便尴尬地悬在半空。


“我最后问一遍,你找我有什么事?”佐助双手都插在裤兜里,头垂着,已经有了走人的意思。


“你这家伙……”对方似乎有些气恼,眉峰紧蹙,像是要发火的样子,但很快又想起了什么,扁了扁嘴,把手放下了。


“听说你的柔道非常厉害……”鸣人咬牙,语气里尽是不情愿的意思,“请教教我吧!”


佐助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理由,有些惊讶的睁大眼,随后嘴角一歪,发出一声嗤笑“不好意思,我不教笨蛋。”


“你说什么?”鸣人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凑近了一步,“你刚刚,说我是什么?”


“笨——蛋——”佐助面无表情的重复,还恶趣味的拖长了音调。


这家伙要发火了,他想。


但出乎他的意料,鸣人只是后退了一步,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很快的抬起头,湛蓝的眼睛里仿佛腾起了无数锋利的水箭,直直戳进了佐助幽暗的黑色瞳孔中。


“你也不过是个自大的混蛋罢了,怎么,敢跟我打个赌吗?”鸣人说,佐助饶有兴致的歪头。


“敢和我打一架么,赌注很简单,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


鸣人的声音很大,不同于佐助懒洋洋而又清冷的音调,是充满元气的阳光音调,这句话被他说出来,便真的充满了挑战的味道,而且可以让人深深的感受到——他是认真的。


佐助笑了笑,然后转身,只留给鸣人一个背影。


“激将法么……不好意思。”


“我还真吃这套。”他说着,已经走进了教室,只有懒散的声音还清晰的传进了鸣人的耳膜,“今晚放学后,体育馆,让我来见识见识你这笨蛋的水平吧。”





甩下这句话就走的佐助心里其实还是很爽的,他虽然看起来冷淡无比,但体内却有着无比好胜的因子,对于类似约战他向来是来者不拒,他的确吃激将法,但也有这个实力吃下,久而久之,几乎方圆几里的恶霸都知道,木叶中学有个小白脸叫宇智波佐助,是不能惹的人。


这个漩涡鸣人,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佐助拉开椅子,心中暗想“不过是多了一个手下败将罢了。”


风轻轻吹过,教室里的窗帘飘拂,有几瓣樱花飘进来,暗香浮动。












3.和笨蛋的一场决斗


下课了,佐助把早就完成的作业递给水月,然后拒绝了他让自己去他家吃饭的邀约,什么也没拿的走出了教室。


 “见鬼,这家伙连挎包也不拿,今天不去图书馆?”水月嘀咕着,却也没有深想,收拾了书包便回家了。


 “唷,白痴。”佐助刚走到体育馆门口,就看见那家伙在最底下的场地做热身运动,于是就着现在的位置,居高临下的唤了他一声。


底下正在压腿的鸣人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便抓狂的跳了起来,“自大狂!有种下来跟我打啊,站那么远说话算怎么回事,白——痴——”他的学习能力倒是很强,将佐助上午拖长音调的嘲讽伎俩学了个十成十,还附带自己翻白眼伸舌头的超级鬼脸,让佐助看了心里就一阵不爽。


“嘁。”他从嘴边逸出一句,大踏步走下了楼梯,终于——跟鸣人相对而立。


“怎么打?”


“……”鸣人愣了愣,显然事先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愣了几秒,呆呆的张大嘴巴“……啊?”


佐助摁住额头处隐隐跳动的青筋,压住内心一股邪火道“我是问你,肉搏还是用武器?”


“嘁,什么嘛……”鸣人反应过来,不屑的撇嘴,“比试当然是要肉搏,不过……”恶意地停顿一下后,他露出一个坏坏的表情“像你这种弱不禁风的小白脸倒是可以拿个什么武器,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


佐助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摆好架势,一言不发地冲了上去。


“啊喂喂喂!!不要这么突然啊我说!不喊三二一开始的吗!”鸣人遂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跳了起来,虽然表现得像个惊慌失措的笨蛋,但下一秒却是毫不胆怯地迎了上去,转眼间两人已经过了三四招,竟然是不分上下的局面。
两人你来我往,缠斗近二十分钟左右,都已是疲惫不堪,彼此都在寻找机会做最后的进攻。


佐助一掌劈开鸣人从侧面攻击的一拳,下一刻膝盖已经狠狠地顶上了鸣人的肚子,同时也感到头顶一痛,鸣人竟是不顾腹部的剧痛,趁机偷袭得逞,两人同时吃痛收手退开,隔着一段距离对峙。


这家伙,倒是有两下子……佐助盯着对面的鸣人,收起了轻视的心思,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鸣人显然也敛下了方才嘻嘻哈哈的表情,警惕地盯着佐助,蓝色的瞳仁里反射出锋利的光。


“喂,你这是哪里的野路子?”佐助做好防守的架势,开始绕着场地中心绕圈,鸣人也同样绕开了先前站的位置,始终在移动中保持着跟佐助之间的距离“什么野路子,你这家伙口气可真够大的。”


“哦?那你为什么羞于说出口呢?”


“哈?”鸣人怒极反笑,脱口就道“就怕说出来吓死你,我师父可是……”
不好。鸣人下意识捂住了嘴,师父先前懒洋洋的警告又响在耳边,他打了个寒战,晃了晃头,冲佐助龇牙道“偏不告诉你!” 


话音刚落,他便如出闸猛虎般冲了过去,抬腿欲踢在佐助侧腰,佐助早有防备,扭身躲过,又一个扫堂腿把鸣人绊倒在地上,欺身压上,鸣人被反剪双手,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现在,我只需要……”佐助腾出一只手虚握,做出拿刀的手势,在鸣人脖间虚虚一划,“你就死了。”


鸣人被压在地上,剧烈地喘气,身体也因为刚刚的过度爆发开始不自然地抽搐,佐助见这家伙这副模样,大约是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便松了对他的钳制,准备站起身来,没想到下一刻就被鸣人抓住这处空隙,翻身起来跳远,再次摆好架势,大喊道“别自以为是了,还没完呢!”


“……什么?”佐助难得反应迟钝,看向不远处站着的鸣人,他的呼吸依旧很乱,身体那阵抽搐还没有过去,腿控制不住地打颤,但他依旧顶着花花绿绿的脸站在那里,冲着佐助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来啊,继续!”


佐助默默的看着那个嚣张的金色身影,心里开始对这个家伙产生了一丝好奇。


有趣的家伙。他笑了笑,揉着拳头迎了上去。


“来!”



那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吧!







评论
热度(29)
© 暗夜行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