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酒醒
 
 

【佐鸣】喜欢(1)


1.我喜欢你,虽然莫名其妙,但是非常喜欢




昨夜才下了雨,道旁的树被浇灌得青翠欲滴,水珠儿一颗颗倒搠进地里,溅起透明的亮色。


一个脑袋顶着一头金黄的亮发在树林子里穿梭着,脑袋的主人毛躁地搓着头顶的炸毛,嘴里碎碎念着些话,只是林子里蝉叫声此起彼伏,听不真切。 


远处的钟声隐隐约约响了,金毛闻声跑了两步,又停下来,一屁股坐在了路上一条长椅上,仰面朝天,叹息。


他在椅子上坐了很久,直到放学铃悠长地响起,学生们唧唧喳喳地从教室三两走出,又在校门挥手告别时,穿着水手服的粉发少女才寻得了已然酣睡在长椅上的金毛——略微侧歪着头,眼睛闭着,嘴巴大张,从嘴角流出一缕银丝来。


“喂!喂!起床了!”少女没好气的踹他,黑色的圆头皮鞋精准地落在金毛的小腿肚上。


下一秒,他便如惊弓之鸟般一跃而起,瞪大瞳眸,一片澄澈的蔚蓝怒视前方,正张口欲骂,迷糊的大脑却在接收了眼睛反射回来的少女容颜后偃旗息鼓。


“啊,樱……”


樱丢过去一张手帕,看金毛一股不明所以的样子又是一阵气急,夺回手绢,蛮力地在少年嘴角边擦了擦,然后伸手勾住少年的书包带,大跨步的向前走着。


脑子依旧有些迷糊,身体却由着少女的支配而动起来了,少年的步履仓促,表情迷惑“喂……喂,小樱,这是去哪儿啊?”


两人这时已经走出隐蔽的树林了,周围走着稀疏的几个学生,看着这幅光景,不由自主地掩唇而笑,毫不避忌的谈论起来。


“看啊,鸣人又在树林子里睡过头了。”


“又是樱社长把他带出来的呢……作为一个男人,也真是太过于天然了吧。”


“但是两人关系真的很好欸,你说他们不会……”其中一个女孩子暧昧地冲伙伴挤了挤眼,在书包的遮挡下用手比出一个爱心的手势,伙伴们会意相视,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真要这样说,那家伙可是配不上樱社长的呢。”又有一个声音插进来。
八卦的女孩子们都停住了笑容,偏头看这个语气不善的家伙——是小樱的一位追求者。


“不要因为自己被拒绝了就嘲讽别人啊,石牙。”


“哼。”石牙眯起眼,里面迸射出恶毒的光,“那种垃圾,真是从我嘴里说出来都会脏了我的口。”


有位女孩还想争辩,被同伴捂住嘴赶紧带走了。石牙这样的恶霸,是说不准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的。


偌大的校园很快归于平静,所有人都离开了,留下一地蝉鸣,不知疲倦的在校园的一角响着。

图书馆也一个人都没有了。


除了佐助。


每日放学铃响起之时,大家都很兴奋地收拾归家,只有一年A班的宇智波佐助,冷漠地挎着背包离开,却不是去往校门的方向。


从放学开始,一直到图书管理员关灯来催促离开,虽然因此被挂上一个“好学”的名头,实际原因却只不过因为自己不想回家罢了。


那个充斥着冰冷的家,还不如图书馆里的一把椅子来得温暖。


宇智波佐助窝在椅子里,想着图书馆里还有哪些书是没有看过的,然后起身,拿书,回到座位,坐下。


这本是本校教授自来也最新的专著,外面尚未通行,但在图书馆里先放了几本样书。



大红的书壳,上书刚劲有力的“坚毅忍传”四个大字,看起来像是江户时代的坊间杂书,实际上是对忍者时代的情况作了一个客观理性的表述,其中涉猎许多资料,有正史上的记载,也有坊间传闻和乡野奇谈,但都是有一定依据与可信度的资料,自来也本人也从多方面去剖析了这一职业,做出完善的分析,并从已有的资料上延伸拓展,做出了大胆的猜想以及推理,书中更是穿插了不少宝贵的图片,其系统、其专业、其丰富、其完整,堪称一本史诗级巨著。且现代的人们都对从前的这样一个神秘的职业充满了兴趣,自来也此书无疑掀开了覆在忍者脸上多年的面纱,为人们展开了一个全新的忍者世界。


书很有趣,佐助读的入了迷,当管理员照例来催促时,他抬起头,盯着管理员道“把我关在这里吧。”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不是胡话。”佐助把一只手摁在读到的书页上,“反正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就会开门的吧,完全可以赶上早自习。”


“话不是这么说……”



“请顺便借我一盏台灯。”斩钉截铁般的语气。


管理员叹气了,管理员很无奈。


“你这孩子啊……”



佐助难得熬了一个通宵,厚的如同辞海的书看了将近三分之二,他插进一张书签,合上书,起身走到书架前把书插了回去。


“早上好啊,佐助君。”


“早上好。”眼睛有些发痛,佐助揉了揉,不能缓解这股不适,于是眯了眼,凭着狭促的视野断定着方位,往外走去。


啪嗒。


他站住脚步,伸出手去接,十几秒后,手心已经一片濡湿。


“下雨了啊……”


“是呢。”管理员从书柜后探出一个脑袋,“借我的伞去教室吧,佐助君?”


“不用了,多谢。” 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佐助倒退了一小步,然后直接冲进雨中。


更衣室放了备用的衣服,佐助走出来,甩干头上的水珠,抬腕看了看时间,离早自修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去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吧,佐助这么想着,却在走过收件箱时想起了什么,掏出钥匙,打开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格,随后一堆粉红的情书就满溢了出来,噼里啪啦的砸在佐助的脚上。


他伸出手,把没落出来的信件也扫落在了地上,然后蹲下,将所有信件抱在怀里,起身,往垃圾桶走去。


粉红的信件纷纷扬扬落进黑色的垃圾桶,只有一封轻飘飘地落了出来,停在佐助的鞋面上。


这封信件的造型很奇特,樱花的形状,却不是粉色的,颜色是黄里泛着些白。


不,也许不能称之为一封信,佐助弯腰把它拾了起来,只是一张纸而已,甚至没有正式地装进信封。


两指轻巧地一翻转,纸片便掉了个头,露出上面潦草的笔迹。


主人写得很匆忙,纸片边缘还有蹭上的墨迹。


一封匿名告白的情书,也是宇智波佐助收过的最短,最潦草,最不正式的告白。


“我喜欢你,虽然莫名其妙,但是非常喜欢。”


佐助的手指摩挲着纸片,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来挡住了眼睛,好半天,才看见他嘴角勾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的确莫名其妙。”


他把纸片对折,放进了包里。



外面的雨停了,天边浮现一泓半透明的彩虹,映衬着琉璃瓦蓝的天空,格外好看。



 


——————————————————————————




开佐鸣坑了!这是我初恋CP哈哈哈,希望大家吃的开心,是连载,可以直接搜  《喜欢》  的tag追哦!

评论
热度(38)
© 夜半酒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