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爱要大声说出来(下)

“你怎么了?”漠北君见尚清华一语不发的又倒了回去,小脸还煞白煞白的,心里就是一紧,他这个万年大处男第一次开荤,做的是过火了点儿……难道伤及了内里?

一想到这里漠北君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扯过尚清华的爪子就要给他把脉。 尚清华这正懵逼着呢,手又忽然被拽过去,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就给躲开了。 这下换漠北君脸色不好了,尚清华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没少拿那些二十一世纪的新新词汇来荼毒他的大脑,他看着尚清华别过的脑袋,和躲开他的手,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尚清华曾经唾沫横飞地跟他科普的那什么――

分手炮。

大概是好几年前了。

“漠北君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不要紧来我跟你科普科普你就明白了,你看情侣总有个闹别扭分手的时候吧,过去那种一哭二闹三上吊式儿的现在不流行了,大家分手前和谐的来一炮,不伤感情不伤钱,多好,你看……blablabla……”
尚清华嘴皮子上下翻飞着,把话唠功力发挥到了极致,漠北君这几天处理族里几处争端火并受了伤,躺在家里静养,尚清华瞅着他一整天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家里的佣人又多畏惧他,床前竟然冷冷清清的没一个人,给尚清华心疼的――亲儿子啊!就这待遇!

于是他悲愤的从漠北君禁他足的小房间里跑出来,带着个小马扎,一屁股坐在了漠北君床边。

漠北君本来正躺着养神,一看尚清华胆大包天居然逃了禁闭,也不管大夫好好躺着静养的嘱咐了,翻身就要起来打他,尚清华手忙脚乱的给去摁――漠北君的确是受了重伤,给尚清华这个弱鸡几按几按的,居然真的又给躺回去了。 尚清华坐回自己的小马扎上,擦了把汗,悠悠的叹了口气“大王您就别折腾了,等您好了我趴这儿给你打,一天三顿不落。”

漠北君听完,正瞪着尚清华的眼神忽然就飘忽起来,也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然后尚清华就开始跟漠北君絮絮叨叨的聊天了。

说是聊天,其实就是尚清华一个人天南海北的扯,他一个写小说的,想象力本来就很丰富,又加上满嘴跑火车,想到什么说什么,漠北君躺了一个月,那屋子里硬是没消停过。

直到伤好了,漠北君就舒展舒展筋骨,在尚清华喜悦的眼神中打了他一顿,然后把他塞回了关禁闭的屋子。

漠北君把尚清华赶回去后,自己就盯着窗外出神。在洛冰河还没彻底变成冰妹时,还是日天日地过一段时间的,自己作为他最有力的副手跟着一起日天日地,大大小小的伤受过不少,无数次卧床养伤,时间却没一次像这次……过得这样快。 从前不过是每日睁眼,然后让候在门外的仆人把饭菜端进来,又吃了药,继续躺回床上静养。家里的下人们伺候了这么多年,都知道漠北君是个不好相与的,除了服侍漠北君的日常起居,从不敢多与他说一句话。这个尚清华倒好,居然干脆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他床边聒噪了整整三十天。

太傻逼了……漠北君心想,望着窗外一片冰天雪地,心里却仿佛被什么给捂住了似的,慢慢的暖了起来。

回到现在,漠北君被“分手炮”这个好冷酷好无情好无理取闹的想法给震惊了,收了手搁在自己腿上,垂着眼低着头,看起来委屈极了。

尚清华这边想破头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打算看看漠北君的反应,结果扭头一瞅,得,这位爷还委屈上了。

他叹了口气,决定干脆把话摊开来说了,漠北君不是那种三心二意背着对象偷吃的人,两个人搞成现在这样,尚清华隐约察觉到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靠漠北君那个直得跟电梯似的脑子想通是不行的,还得自己来开这个口。

“那个什么,大王啊……”尚清华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是说你有心上人吗?为什么又跟我打炮?这样……不太合适吧。”

漠北君正搁那委屈呢,忽然听见尚清华这么问,面上也是一愣“什么心上人?”

尚清华心说我操,我再操,你他妈刚刚说过的话翻脸就想不认帐啊。他按耐住自己想打人的情绪,努力提醒自己尚清华你打不过他打不过他,别动手不然分分钟被揍成傻逼……后,才面目狰狞地补充道“您刚刚……几天前才说的,您已经追到手的那位――心,上,人,啊。”

漠北君一脸疑惑“不就是你?”

尚清华一口凌霄老血喷出,被漠北君这发直球打的猝不及防。

我靠是我啊!老子跟自己吃了这么久的飞醋!可是这他妈都怪谁啊!?他妈的您老啥时候把我追到手的?我咋不知道呢?

尽管尚清华的内心已经有一万个马景涛在咆哮了,但他表面上还是尽量平静的问道“大王你一没跟我表白,二没收到我的表白,怎么就能下断言说……”

漠北君面无表情的打断他“我说了。”

尚清华瞪眼,忽然腰上又是一阵痛,他伸手扶着,脸上忽然就红了起来。

似乎是真说了,两人大战三天两夜,到中途尚清华已经是迷迷糊糊,而漠北君俯身下来,撩开被汗水打湿粘在他脸上的发丝,覆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心悦你。”

靠,犯规啊。

尚清华捂着变得通红的脸,装作牙疼,又问道“那我什么时候答应过?”

漠北君抿着嘴“你说你也心悦我。”

放屁,尚清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诚恳道“大王,撒谎是不好的。”

“我看见了。”

“看见什么?”

漠北君不语,垂头盯着床板。

尚清华心中忽然就涌上了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他颤抖着问道“那本书……”

漠北君点头。

喀啦。

尚清华连同身后的背景一同风干石化,然后碎裂成渣。

我操他早看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尚清华很崩溃,感情自己之前真白吃飞醋了,傻逼的闹了这一通,现在回想起来简直羞得恨不得找个坑跳进去把自己给埋了。

自己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而漠北君坐在一旁仔细端详着尚清华忽青忽白的脸色,以为他很不高兴,又联想起刚刚令人黯然神伤的“分手炮”,心下就是一片灰暗。

“你要是敢走,我打断你的腿。”他用力掰过尚清华的肩,咬牙切齿道,怕他也罢恨他也罢,他都不在乎。

他是绝对不要尚清华再走的了。

不成想心底一股玉石俱焚的火还没烧起来,就被尚清华给扑了个满怀。

“大王,你是傻逼吗,看了也就算了,咱能有点出息别偷看吗?”
“看了也不告诉我,居然还就自以为是的觉得这就算把我搞上手了,您简直太傻逼了。”
“可是你这么傻逼,我居然还是这么喜欢你,我也是个大傻逼,咱俩就傻逼在一块吧,别去祸害别人了。”

尚清华这番话说得十分过分,对着平素高高在上的漠北君傻逼长傻逼短的,这要是放在平时,漠北君非得打得他六亲不认,但放在当下这个环境,他居然感觉一股暖流汩汩的流进了心里,缓缓的浇熄了适才愤怒而极端的火焰,然后温柔的滋润着他干涸的心田,直到心田上倏忽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

“嗯。”他轻声道,看着尚清华仰着头着他的脸,心头一动,慢慢俯下身去,在他的唇上印了一个轻轻的吻。

那朵小花在心田上摇曳着,没有人认识这是朵什么花,不过或许你可以管它叫做――

爱情。









―――FIN―――

这个被我拖了老久的坑终于填上了……没能赶上2016的最后一天,就当作是新的一年送给大家的礼物。

2017,也都要快乐啊。

评论(10)
热度(202)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