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爱要大声说出来(中)

“……”

“……”

“……”

尚清华本来是很气的,但是漠北君紧紧的抱住他,半天也不说话,身子还微微的抖,搞得他竟然有点心软了。

“大王,你害惨我了。”尚清华败下阵来,终于还是先开了口。

“你要走?”

漠北君眼睛都红了,一贯冷硬的声音里夹了些哽咽的味道。

“……这个那个……”刚刚还很有气势的尚清华一下心虚了,这下子删掉了回城附件,自己还要待在这个世界,是不是应该继续抱紧漠北君的大腿?

“你骗我。”漠北君手收得更紧,尚清华差点给他勒成了A4腰,整个人都快要不能呼吸。

“大王你先松手……我要给你勒死了……呃……”

漠北君没回答,手上也没松劲,反而越勒越紧,尚清华感觉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就要立地成佛了,连忙手脚并用的想把漠北君先踹开,两个人再好好谈谈。

但是结果你懂的,漠北君平时一个小指头就能把他揍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现在就算尚清华拼尽全身力气挣扎,也作徒劳。漠北君的双臂就像一个铁箍,紧紧的把他箍在怀里。

尚清华挣扎着挣扎着,心中那点儿小火苗儿就蔟的蹿上来了,心想反正也回不去了,漠北君估计也不会放过他,不如趁着现在骂个痛快。想到这里,他不挣扎了,扭头冲着漠北君破口大骂“王八蛋!”

……

没了?

没了。

以向天打飞机大大的文学内涵,骂人的词汇量不至于这么匮乏吧?

事实上,尚清华的词汇量还真不止这么点儿,只是一个“王八蛋”才骂出口,肩上一抹湿润就堵住了他的嘴。

我操,漠北君哭了?

尚清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瞪大眼睛使劲扭头往漠北君脸上看,还是那张冷冷的死人脸,左颊一条长长的泪痕划过。

尚清华震惊了,就是一道刀疤从漠北君脸上划过也比泪痕正常啊!

尚清华心里咕咕唧唧的,又是惊奇又是难受,也不气了,肚子里那股小火苗就这么给漠北君这滴泪给彻底浇没了。他没了脾气,讨好的冲漠北君道“大王?你别哭……别生气了,我没想走,咱们回去说?”

听了他这句话,漠北君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血色,手上的力气也放松了些,只是眼睛还是红红的,不肯说话。

“大王你说说话吧,别生我气了。”尚清华想了想,傲娇的孩子还得身体力行的去哄,于是伸出额头蹭了蹭漠北君的,再道“我错了啊。”

尚清华的声音偏少年声线,又软又糯,刻意放软时还带点甜丝丝的味道,加上他有点婴儿肥的脸,很能欺骗人。漠北君这个情商和战斗力完全成负相关的傻X毫不犹豫的被欺骗了,把尚清华调转了个姿势扛在肩膀上,转身就走。

漠北君的领地本来就冷,风又呼啦啦的刮,尚清华跑出来时穿的很少,现在被扛在漠北君肩上迎着瑟瑟寒风被吹成傻逼,刚刚流出来的鼻涕都冻成了冰柱。他牙齿都冷得打颤,恨不得在漠北君肩上缩成一团。他倒是没指望漠北君能放他下来让他跺跺脚暖和暖和——没办法,情商低还不是他设定的?

尚清华心里正吐槽呢,就感觉漠北君脚步一顿,把他放了下来,然后掀开外袍把他整个人都裹了进去,尚清华的脸一下撞上漠北君的胸膛,被冻红的脸开始回暖,继而又变得通红。

操,操操操操操。

崽啊,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棒槌一样的漠北君了!是谁!是谁改变了你!

尚清华努力按捺住心底那点儿羞耻的惊喜,尽心尽力的表达着自己身为阿爸对于崽儿OOC的痛心。(沈清秋:洛冰河都OOC到姥姥家去了,怎么没见你痛心一下?)

不知不觉的,两个人就到了家,漠北君一脚踹开房门,把尚清华摁在了暖炕上。

“漠北君,有话好好说,咱们换个体位。”

尚清华盯着漠北君卡进自己双腿间的膝盖,冷静而客观的分析道。

漠北君不理他,伸手要来扒他的衣服。

“喂喂喂我靠我靠你干嘛?漠北君撒手撒手!”尚清华嘴巴张得能塞下一个鸡蛋,拼命伸手挡住自己的衣服,无奈漠北君跟变了个人似的,尚清华挡左边他扯右边,挡上边他扯下边,跟个几百年没开荤的老色狼似的,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就把尚清华剥个精光。

尚清华真是有苦难言,眼看着衣服没了,又手脚并用的往床头爬,漠北君没拦他,一翻身跟着上来了,一路把他逼到墙角的地方。

尚清华这下真是无处可逃了,缩在墙角尽量挡住了重要部位,脸涨得通红。

漠北君又伸手要去摸他,尚清华没地方躲,只是抱着膝盖埋着头发抖,却不料在漠北君手指碰到他的一瞬间,尚清华突然就炸了。

“你他妈王八蛋!”尚清华不肯抬头,骂却骂得很有气势,“你他妈平时打我就算了,你还想搞我!找不到男人了吗!我看凛光君就很不错!你要搞去搞他啊!”

漠北君手一顿,头顶爆出几根青筋。

尚清华仗着当着缩头乌龟看不见,继续撒泼“你搞给就算了,我也不歧视搞给的,但是我歧视你!搞不到心上人就随便找人来搞?渣男!”

漠北君控几不住他自己了,他想打人。

然而他的手刚刚举起来就放下了,因为尚清华慢慢的抬起头,用通红的眼睛盯着他。

他刚刚骂人的时候声音太大,再开口声音就有点沙哑。

“大王,你打我,我不在乎。但是你别上我,你这样对得起你心上人吗?”

“我真的很喜欢你,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好,特别好。就算OOC了,你也特别好。”

“你别做这种事。”

漠北君眨了眨眼,没太听懂,但是很准确的捕捉到了“喜欢”两个字,耳朵尖就有点发红。

“我也是。”他说。

“什么?”尚清华完全没有捋清他的脑回路。

“我也……心悦你。”

……

……

……

轰!

一道九天玄雷砸在了尚清华的天灵盖上。

“我是不是没睡醒?”他自言自语道,从刚刚开始发生的事情就一直很不科学,难道自己是在做梦?想着,他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啊,没感觉,果然是在做梦。

尚清华自我安慰完毕,抬起头,就看见漠北君的表情有些扭曲。

“大王你怎么了?”尚清华亲切慰问道。

“……”漠北君默默的摇了摇头,要克制,克制。

“心悦你。”漠北君盯着尚清华,又重复了一遍。

“行行行——别说了。”尚清华有些受不了这个,这个表白太炙热了,比黄瓜兄当初狂刷三层楼点草沈九剁屌还要来的炙热。

“答应吗?”漠北君坐在他对面,态度很诚挚,表情很端庄。

“……嗯。”尚清华随意的点了点头,反正是做梦。

漠北君的喉头滚动了一下,盯着尚清华继续问道“你,能干吗?”

“什么?”尚清华眨眨眼,随后反应过来,“当然能干啊大王我能做饭洗碗刷筷……哎——!哎哎——!”

漠北君猛地扑了上去。


到了晚饭时间,忠诚的老家仆走到门口,打算叫主人吃饭。

“呜……别……别来了……”

“啊——漠北君,别顶了……啊!艹!”

“你……嗯……”

然后便是一阵气若游丝的呻吟。

老家仆沉默了一会,然后站在门口根据上一任漠北君和夫人同房花烛夜折腾的时间推算了一番,施然退下,并且告诉厨房明天一整天的饭都不用做了。



老家仆所料不差,待尚清华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晨了。

漠北君已经起了,披着一件随意的黑袍,正坐在桌边翻看着什么东西。

尚清华揉揉眼,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手臂,然后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了?”漠北君放下书,快步走过来。

看来自己这下是真醒了。尚清华欷歔着,又想起昨晚那个荒诞不经的梦,脸还是忍不住红了红。他冲漠北君摆摆手,道了声“大王我没事。”然后就撑着床想坐起来。

下一秒,他的惨叫就响彻了漠北君的整个领域。

“疼疼疼疼疼——”尚清华捂住自己的腰,头上冒下了冷汗,自己这是什么毛病?怎么会腰疼的?

“疼?”漠北君坐了下来,把双手摁在尚清华腰间揉。

系统提示:玩家尚清华受到了来自漠北君的一击,-100。

“我问过别人,JY已经清出来了,怎么还会痛?”

系统提示:玩家尚清华受到了来自漠北君的大招攻击,KO。

尚清华面色苍白的倒回床上,脑内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


不是做梦吗?!说好的做梦呢?!啊?!!



评论(14)
热度(192)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