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爱要大声说出来(上)

“大大大大大王——”

漠北君出现在尚清华背后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抖了起来,眼疾手快的把手里正在写着的小本本塞进怀里,然后转身抖着牙齿对漠北君露出了日常狗腿一笑。

“你在做什么?”漠北君盯着他心虚的表情问道。

“没什么。”尚清华咬紧牙关,打死不说。

漠北君沉吟片刻,把他摁在地上打了一顿。

“我说我说我说说说说说——”尚清华大叫,自从那次漠北君追回他后,例行的每日三打迷之缩减,有时候很久也不打他一次,加上漠北君又不许别人打他,他现在的皮肉娇贵的很,漠北君尚未使出三成的力气,脸上就已经是鼻青脸肿的一片。

漠北君收了手,很大爷的踱步到一旁的太师椅前,坐下。

“说。”

尚清华扭扭捏捏的拽着衣角,在脑内疯狂回想自己的设定——魔界风气开放,但是身为冰哥手下一员大将的漠北君却一直连一个女人也没有——废话!这可是种马文!妹子当然都是主角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黄瓜兄把冰哥掰弯了俩人成了国民homo,春山恨全套就摆在他床底下,他这文也已经挂在了绿油油的某J上。

于是他手痒心痒的,准备开始重操旧业。

其实写小说倒也没什么,漠北君虽然总喜欢打他,但在很多方面都对他非常纵容,换句话说,漠北君也跟他爹似的心大如盆,塔里木盆地的盆。

但这事儿坏就坏在我们的向天打飞机菊苣暗搓搓的把邪恶之手伸向了漠北君……那这事儿就有些大条了。

尚清华冷汗涔涔的盯着漠北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大王,你有喜欢的女人吗?”

漠北君被这个问题砸得有点发懵,下意识摇头。

OK,第一步安全。尚清华在心底暗暗给自己比了个yeah。

“那你有喜欢的男人吗?”

漠北君已经不止是发懵了,他觉得自己还没睡醒,于是他皱起眉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就是有了。

傲娇少年的纯情心事真是太好猜了灭哈哈哈哈哈。

向天打飞机菊苣在心中叉着腰大笑三声,然后狗腿道“您是不是还没追到手呢?”

漠北君藏在袖中的拳头紧了紧,道“追到手了。”

“……”尚清华激动的小心脏差点停跳。

追……追到手了?

“您……您……什么时候追的?”

“一直。”漠北君言简意赅。

尚清华点了点头,脚步发虚的飘了出去。

“你去哪?”漠北君的声音在背后炸开。

“出去走走。”

尚清华说。


外边有点冷,这是在漠北君的领地。

尚清华搓了搓自己膀子,不知道为什么漠北君没有气急败坏的追出来,他也懒得去想,现在占据他整个脑子的,都是漠北君那句自得的“追到手了。”

怎么回事?

他搓了搓自己的脸。


半年前,他出去给府里采购的时候恰逢在外边游山玩水的沈清秋师徒二人。无视了冰哥犀利的眼神,沈清秋摇着折扇刷的把他扯到了一处角落。

“干嘛,士可杀,不可奸的。”尚清华看着沈清秋散发着精光的双眼,伸手护胸。

“就你?”沈清秋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尚清华就收获了“冰哥的醋意X2”。他腿都抖了,又往后退几步,“黄瓜兄你说话就说话,不要靠这么近,担心等会儿冰哥的醋坛子翻了醋淹岳阳城。”

沈清秋也非常上道,听闻此言后站住不动,低声道“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尚清华瞪大眼睛看着他,道“你现在可是抱上了全书最粗壮的大腿,还需要我帮你什么忙?”

沈清秋一眯眼“我想你重操旧业,另写一对CP,把春山恨给我冲下畅销榜第一。”

尚清华很理解沈清秋,但臣妾做不到啊!“我靠,你们现在可是国民homo!什么CP能把你们冲下畅销第一啊!”

沈清秋走近一步“你不答应,我就打你一顿。”

尚清华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打吧。”

“算了。”沈清秋忽然轻笑一声,“打人太凶残了,我看我还是抱你一下好了。”说着就又走近了一步。

我靠靠靠靠靠靠——别再过来了黄瓜兄!冰哥的眼神已经把我凌迟了八百次了!

尚清华感受着不远处洛冰河散发出的源源不断的黑气,简直想要痛哭流涕。

“我写!我写!”

沈清秋含笑,退了回去。

“讲道理,黄瓜兄,我是真的想不出要写什么CP。”尚清华很苦恼,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漠北君。”

沈清秋一语点醒梦中人,尚清华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沈清秋看了他一会儿,笑了笑,道“尚清华,你……”

“师尊。”洛冰河终于忍不下去了,黏黏糊糊的缠上来抱住沈清秋的腰,把脑袋搁在他的颈窝处撒娇“我好饿。”

沈清秋下意识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全然不顾尚清华已经被闪瞎的狗眼,用折扇一挥算是道别,带着洛冰河走了。

只留下尚清华一个人带着自己被闪瞎的狗眼细细咀嚼沈清秋那句未完的话。

我?我怎么了?

无论想多少次也想不明白,尚清华拍拍脑袋很快就将此事忘诸脑后,去买纸笔墨打算重操旧业了。


回家后,尚清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里,咬着笔杆杆开始构思。

决定写漠北君了,可是把谁配给他呢?

冰哥?尚清华抖了一下。

黄瓜兄?尚清华抖得更厉害了。

柳清歌?尚清华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会被百战峰打得叫爸爸,遂作罢。

……尼玛这剩下的还有啥啊?!还有啥啊?!

你说还有那么多美女妹子?闹呢!一曲春山恨已经把这个世界的整体阅读观带跑偏了好吗!!不搞给不开车就想冲击春山恨??

尚清华苦恼的搓了搓自己的脸。

说句老实话,他其实写不太来BG,虽然种马文写得溜但感情戏多半都是瞎JB乱搞。记忆力唯一对爱情和婚姻的印象是小时候父母争吵的剪影。

这可太不妙了,尚清华想。

最终思来想去,他还是提起笔杆子,重新创作了一个人物,和漠北君组合在了一起。

说句实话,本来漠北君就是他手底下出来的人物,本该是漠北君抬起屁股他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再创作起来应当随心所欲毫不溜手的。但事实是这个世界都因为黄瓜兄的到来产生了质的变化。就连亲儿子冰哥都OOC到这种地步了,身为男配的漠北君更不知道要歪成啥样儿,尚清华想了半天,只好以他和漠北君的相处日常为基础来写了。

结果越写越不对劲儿,因为源于生活所以写起来特别顺手,但就是因为太顺手了,以至于让尚清华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终于,在写到最关键的第一次船戏的时候,我们的向天打飞机大大退缩了。

这尼玛……就是他和漠北君啊。

尚清华把之前写出来的部分翻来覆去的看,小说嘛,有一些艺术加工,但其余的基本就是他和漠北君的过往。他没添油没加醋,为什么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股浓郁的给佬气息?

尚清华觉得好危险,床戏也不写了,出版商也不找了,天天跑出去散心。漠北君每天回家都逮不到人,本来就冷的脸更冷得跟冰凌子似的,路过的家仆都恨不得绕开他一公里走路免得被冻伤。

尚清华对这一点浑然不觉,在外面转悠了近半月,竟奇迹般的又遇到了沈洛二人,破天荒的,他居然当着洛冰河的面把沈清秋拉走了。

“我问你个事。”

“你说。”沈清秋表面云淡风轻,心中却是大为诧异的,尚清华这厮平日但凡看见他和洛冰河待在一起的时候,把他当艾滋病毒似的有多远离多远,他要靠近他还叫唤呢“嗨哟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叫了!冰哥啊!!!”

……咳咳,旧事莫提。

回到现在,尚清华着实露出了相当困扰的表情“我怎么觉得,漠北君有点像个给佬?”

沈清秋露出怜悯的表情“你才看出来?”

“不是。”尚清华拧着眉毛,“我觉得……他想和我搞给。”

“你不是也喜欢他么?”

“……”尚清华被沈清秋这一发直球打得措手不及,懵逼的抬头看他“你说啥?”

“向天打飞机大大,我说,你,弯,了。”

“……”

“你们俩难道还没在一起?”

“没。”

“噢,那你动作得快点,我前几天听说有人在预备给漠北君介绍妹子了。”

“哪个妹子?”

“什么哪个妹子,反正是魔界的大户人家,大家闺秀……呃,大概是。”

“你的意思,我得赶紧跟他表白?”尚清华摸摸下巴,毫无压力的接受了自己已经弯了的这个事实。

毕竟当初叉下的那么多次回城附件,他再要逃避,也总有一点明白自己的心思。

沈清秋点头。

尚清华一拍自己的脑袋,傻乐着回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他想起那次洛冰河在魔界抽风问的话,那时漠北君道——

“每天打三顿。”

那时他可不就是每天打他三顿么?

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悄悄暴露出了M的属性的向天打飞机大大乐呵的翻出自己的手稿,准备大爆手速来个完结,然后送给漠北君作为彩礼(?)。

“这稿子怎么有点折了……”尚清华有些疑惑的看着被压折的封面,转念心想,应当是自己藏的时候没放好折的,也就不再多想,潜心创作了。



而今天被漠北君逮到的时候,他正在写大结局。

大结局是从此漠北君和他的小跟班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现实里的大结局是漠北君和他的心上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尚清华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吸了吸鼻子,他不知道漠北君从什么时候有了心上人,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追,又是从什么时候追到手的。毕竟这些事漠北君也从不同他说。

毕竟尚清华只是安顶峰的峰主,毕竟尚清华只是个废柴的宅男,毕竟尚清华只是漠北君身后一个不起眼的小跟班。



他可以在生死一线抱住漠北君的大腿大喊大王救我,他可以大爆手速写完自己跟漠北君的同人小说,他可以厚着脸皮顶着被打的风险去和漠北君告白。他什么都不擅长,最擅长的就是脸皮厚。


可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强迫。


既然漠北君已经和自己的心上人happy ending,他就绝对不会再去掺和一脚。就好像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自己一个人回到什么也没有的家里,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终究拒绝了已经重组家庭的父亲邀请自己去他家吃饭的电话。

这是尚清华唯一的坚持。


他想了一会儿,默默地点开系统,看着那封安静躺在那里的回城附件。

如果两个世界都已经了无牵挂,他要选哪一个?

“是”“下次再说”

尚清华的手颤颤巍巍的往左边移,闭上了眼睛。

他要走,不是矫情。

他只是怕漠北君成亲的时候,他会忍不住去抢亲。

这是他最喜欢的人物,他抢亲,漠北君会不高兴。

他做牛做马伺候他这么久,怎么舍得他不高兴?



尚清华吸了吸鼻子,一鼓作气的往那按钮点去,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横空飞来的一个不明物体搂入怀中,手指一抖直接戳上了附件的空白处,那附件颤动几秒后,跳出一个选择框:是否删除本附件?

“是”“否”

尼玛啊这还有删除!尚清华急眼了,也顾不得突然把自己抱住的这人是谁,划拉着爪子就要去点“否”,不成想这人把他手也一捞箍进怀中,手指在被他强力拽动的时候轻轻触到了鲜红“是”选项,下一秒,鸡贼的系统就蹦出了提示——附件删除完毕。

完了。

尚清华闭上眼。

一切都完了。




评论(7)
热度(23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