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同人】有幸遇见你,最好的你

冬天的晚上很冷,我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遮住冻得发紫的嘴唇。

这是补习班的最后一个晚上,大家举班狂欢,我因为身体不适,提前请假离开。额头上的温度愈发的高,我本就缓慢的步伐开始打飘,周围的景象也像是被打上了一层马赛克一般,一片模糊。

“呕……”

听到这声音,我下意识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了那个从暗巷里窜出来正扶着路灯柱大吐特吐的男人。

一身黑,皮夹克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戴着副大墨镜,看不清脸。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在非光照情况下还戴着墨镜的,不是瞎子阿炳,就是流氓地痞。

于是我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绕去,在平直的大道上做了个曲线变化,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开。

“咳……噗——咳咳咳——!”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打断了我所有计划,我蹲在地上咳得直不起腰,脸红的快要爆炸。

那边的呕吐声似乎停了一秒,也许是两秒,我不知道。

总之在那短暂的停顿后,他卷土重来的呕吐声和我的咳嗽声组成了美妙而激烈的二重奏,在这条寂静的的街道上久久回响。

我的手机却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亮光,我又咳了一会,终于停下来,隔着围巾摸了摸喉咙,感觉好一些,就划开锁屏来看,原来进了一条新短信。


【爸:我陪你阿姨回家,你今晚去姑姑家住。】


我愣了愣,直到手机屏幕又落寞的黑下去,才恍觉似的去点屏幕,不曾想指尖还没触到屏幕,手机就自己亮了起来。


又进了一条短信。


【小何:姐,我们在大伯父这边,大家刚刚说去市中心看电影,你来吗?】

【我:你和姑姑都去了?】

【小何:是啊,姨夫没跟你说?】

【我:……说了。我就不去了,帮我跟大伯父问好。】

【小何:嗯。】


我久久注视着屏幕,直到确定再也没有短信回来时,才低低的叹了口气。

我把手机关了机,呆呆的站在原地,在这一片寂静之中,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忽然间,一声干呕传入耳中,我蓦的回头,看向了那个男人。他还在吐,只是没吐出什么东西,地上一小滩水,也许还有胃液混杂其中。


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大步跑了出去,在街口的711买了两罐可乐和一个椰蓉面包。

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还在,只是不吐了,背靠着路灯杆,头微微低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好。”我猛的开口,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

他抬头,那副墨镜几乎遮住了他半边的脸,只能看见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然后我听见他开口,嗓音沙哑。

“小姑娘大半夜的不回家?”

“你不也是?”

“我可不一样。”

我垂头,仔细思考了一下不一样的点在哪里,未果。于是又仰起头看他“你饿吗?”

这句话似乎把他问住了,但他很快的走到一边一处台阶上坐了下来。那里除了路灯还有灯泡,光更亮些,我这才看见他的身上居然有些血迹。

要是换了平常,我一定吓得不行,拔腿就跑了。

可是那一晚我似乎着了魔似的,居然走了过去,坐在他旁边。


“可乐,椰蓉面包。”我把东西递给他。

“谢谢。”他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也没有推脱的意思,很自然的接过去,撕开包装袋把面包叼在嘴里,然后单手起开了易拉罐。

我愣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那罐饮料也递过去。

“能帮我也开一下吗?你刚刚那个动作好帅。”

他不置可否的耸肩,然后再次给我示范了他潇洒的开罐手法。

“帅呆了。”我惊叹。

他笑了两声,很有磁性,让我几乎陷入一种目眩神迷的状态。我连忙喝了口可乐稳住心神,又开口问道“椰蓉包味道怎么样?”

“不错。”他说,不过紧接着补充道“有点太甜了。”

“我也觉得,娘们兮兮。”

“哦?怎么这样想?”

“……那些发嗲的小女生才喜欢甜腻腻的东西。”我别过头,有些心虚。

“你喜欢什么颜色?”他开口,问的问题有些烂俗。

“黑色。”

他闻言打量了我一下,暗蓝调的大衣,纯黑的毛衣和裤子,脚上踩着一双马丁靴。就连围巾也是灰黑交杂。

一身冷硬,很不起眼,仿佛可以融化在一片黑夜之中。

他没有再说话,我只听见轻微的咀嚼声,还有偶尔液体入喉的声音。

寂静的气氛很好,但我忍不住想打破它。

“我能说些话么?”

“请便。”

我把围巾拉得更高,直到只露出一双眼睛。隔着厚实围巾发出的声音有些失真,但终究在这一片寂静的气氛中飘荡着,像发着微光的灰尘。


我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气温越来越低,待会我也许要找个旅馆独自睡上一晚。这个事实让我感到有些委屈,我尽量以平铺直叙的方式讲话,语气里却还是带上撒娇委屈的味道,隐约有些颤抖。

旁边的男人半天没说话,我也没有想过得到回应,只是继续小声说着,眼泪逼到眼眶的地方,又被我硬生生给逼回去。

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叹息,随后我因为隐忍哭泣而颤栗的身躯就被容纳进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我扁了扁嘴,伸出手环住他的腰,开始嚎啕大哭。

他不说话也不拍我的背,只是任由我抱着,把眼泪鼻涕都糊在他单薄的T恤上。

“哭就对了,小姑娘家家,不要装的那么坚强。”

“很多事不需要你自己去承担,你可以跟父母讲。”

“喜欢浅色不丢脸,喜欢甜食也不丢脸。”

“不该你承担的你不要去想,开开心心的就好。”

“你的梦想很不错,加油吧。”

……


他跟我说了很多,我泪眼朦胧,喉咙又隐约发出嚎啕的前奏。

可是我终究没有,我想抓住这个虚幻的瞬间,在暖橙色的灯光下紧紧的抱住他,闭着眼睛低声的胡言乱语,听着他简短而又温暖的安慰。


这是我永不停歇所追随的场景,因为我知道,就在此刻,这个男人正于千里之外——或厮杀于墓道之中,或行走在大漠深处,或漫步于西湖边际,或沉睡于葡萄藤下。

我也知道我一旦睁眼,他就会消失不见。

“阿瞎哥。”

“嗯。”








————————————————————————————————————————————


这其实是写给我遇见的一个语C同人黑瞎子,他的皮气很足,为人也很好。在我迷茫的人生道理给过我许多安慰指引。

很多时刻,如果没有他,我挺不过去。

我爱黑瞎子这个人物,也尊敬那位C黑瞎子的人,他们都是了不起的人。

其实我一直觉得黑瞎子会是个温柔的人,他活了很长时间,看过的,经历过的,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常见的同人里他总是痞气风流不要脸,浪荡潇洒玩世不恭。

这也许是他性格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但绝不是全部。我也难以容忍太多人以此为框架将他做成一个僵硬模式化的纸片人。


他戴着墨镜,却能看清更多事情。他把大部分事情以一种轻松的姿态说出或者做出来,这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也只是他性格模型上微不足道的一面。

他这一生太长,所以要选轻松的方式来走。

他这一生太长,所以要选有趣的方式来走。

他不疯,他比任何人都清醒。

他绝不玩世不恭,他比任何人都尊重生命。

他和张起灵有一些近似的理念,那是一种近乎悲天悯人的慈悲,尽管这个词用在他身上让人感觉诡异十分。

他没把命运的洪流当一回事,嘻嘻哈哈在其中游走,顺手救上一些不慎跌落的人。

感谢三叔,写出黑瞎子,满足了我对完美人物的终极幻想。

感谢语C,有那样一个温柔的人扮演了我最爱的角色。

他们两人不同又相同,但绝对不能彼此替代。

他们都是我仰望天空中的星芒,绝对温暖,绝对闪耀。


有幸遇见你,最好的你。



评论(1)
热度(11)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