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黑邪】假面



炎炎夏日,某点小说网站的首页却是浓黑一片,阴气缭绕的视频特效持续了十几秒后,缓慢的蹦出一行大字:

“著名作家关根再推新作,悬疑史上巅峰之作,阴风起大漠,疑窦荆棘生。最炫酷的小说献给最炫酷的你,敬请期待——《沙海》与您共约今夏!”

读者们炸了。

一条一条消息飞速在读者群中传达着——1群、2群、3群、4群……

来自五湖四海的书迷纷纷惊叹着,在沉寂已久的读者群中再次发声。

“关根老大回来了!”

老读者们跃跃欲试,新人读者也在狂热的潮流引导下点开了关根的名字。

关根,1977年生,性别男,本名不明,籍贯不明。2011年以笔名关根出道,处女作《怒海潜沙》在某点小说站掀起轩然大波,以其情节紧凑惊险,笔触稳健深邃,偶尔一点神经质搞笑的笔触收获了大票书粉,一举从新锐作家跃居大神之列。但此后产出甚少,据说是由于现实工作很忙的缘故。但不产出则已,产出必精品。关根本人十分的低调,从不参加真人签售会,所有的采访也只是在QQ上进行,但仅仅从如此寥寥的信息中,也给读者们建立了一个邪魅猖娟的霸气形象,在死忠粉中甚至流传出了“邪帝”的称谓。

而就在读者们普天同庆奔走相告的当口,一个默默无闻的200人小群,也悄然炸开。

「是胖不是月半:卧槽关根你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关根」

「黑瞎子交房租:胖爷怎么了?」

「是胖不是月半:哟,是秀姑娘。你还不知道啊,关根这小子匿了两年,我他娘的还以为他给人贩子给绑了,结果现在屁都不崩一个的就回来了,我得问问怎么回事儿。」

「黑瞎子交房租:我刚从北京回来,还没来得及上网。」

「宁:哟,真热闹,胖爷在找关根啊?@关根」

「是胖不是月半:还是阿宁姑娘上道。对了,怎么能上网了,部队放假了?」

「宁:没,退役了。」

「是胖不是月半:咋回事?」

「宁:年纪到了呗,爸妈也催着回家(大兵)」

「是胖不是月半:那怎么的,魔鬼编辑要重操旧业了?」

「宁:呵呵,刚接手了个新人,拉出来给你们瞅瞅@天真」

「天真:大家好。」

「黑瞎子交房租:可爱的新人妹子!(扑)」

「宁:秀秀你可看走眼了,人家是爷们儿,纯的。」

「天真:(微笑)」

「张起灵:@关根」

「是胖不是月半:小哥!卧槽差点歪楼,来新人跟咱们一起@关根这老家伙,这么半天了还不出来。」

「张起灵:应该不在。」

「是胖不是月半:不是刚回归?」

「宁:膜拜张大神,顺便胖爷,关根不在,可以@他责编嘛。」

「是胖不是月半:……」

「黑瞎子交房租:哈哈,能让胖爷无语的我估计也就这么一个了,顺手@青椒炒饭」

「青椒炒饭:哟,谁叫我?」

「宁:黑爷,关根呢?」

「青椒炒饭:我也不太清楚,前天他敲我QQ给我发了份文档,然后就匿了。」

「是胖不是月半:啥文档?」

「青椒炒饭:小说大纲。」

「张起灵:发QQ?你们不是已经同居了吗?」

……

群里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

然后在三秒后开启了疯狂刷屏模式。

「是胖不是月半:卧槽什么情况?!!!」

「黑瞎子交房租:哎呀,张大神亲口爆料,我得去找点瓜子。」

「宁:劲爆了劲爆了哎!@青椒炒饭」

「扫雷大法好:!!!」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有八卦啊@小鸭梨 鸭梨来看。」

「小鸭梨:我去!(呆滞)(呆滞)」

「老老老老痒:没看出来啊,啧啧……哎呦卧槽谁给我改的群名片?!」

「解语花:开群高能啊(墨镜)(墨镜)」

……

「青椒炒饭:哑巴你不上道啊!」

「张起灵:?」

「张起灵:不能说?」

「青椒炒饭:也不是不能说,闪瞎无辜围观群众的钛合金狗眼多不好。」

「是胖不是月半:……」

「宁:……」

「黑瞎子交房租:为什么……」

「老老老老痒:有一种……」

「扫雷大法好:想……」

「小鸭梨:揍人……」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冲动……」

「解语花:排楼上们。」

「青椒炒饭:┑( ̄Д  ̄)┍就是这样咯。」

「小鸭梨:真是好坦荡好不做作……」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没羞没臊的成年人……」

「青椒炒饭:小朋友们别这么说,群里还一群单身狗呢。你让那些连没羞没臊都没机会表现出来的叔叔阿姨脸往哪儿搁?」

「宁: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gp.」

「是胖不是月半: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gp.」

「解语花: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gp.」

「黑瞎子交房租: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gp.」

「扫雷大法好: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gp.」

……

黑瞎子乐呵呵的看着群里刷了一排的表情包,点了右上角的叉叉。

“怎么?”后边儿的床上团着一坨被褥,此时略微动了动,发出一句疑问。

“没事,群里在闹。”黑瞎子又看了一眼,干脆退了qq,走到床边啪的扑了上去。

“日……你给老子滚下去……”那声音又响起来,明明是骂人的话,但音色沙哑的很,声音又虚弱,骂出口就低了三分气势。

黑瞎子老老实实的往旁边一翻,又把手伸进被褥里摸索半天,那一团里传来一声叫骂,随后就见黑瞎子吃痛出声“打人不打脸,踹人不踹根啊……”

“啧啧。”被褥里冒出个脑袋,顶着一头杂毛,一脸阴霾的盯着黑瞎子“下去下去。”

黑瞎子捂着自个儿的命根子装死,吴邪也拿他没办法,头实在疼的厉害,又猛地仰躺回去,然后嗷呜一声又弹了起来,脸青了大半。

这回连黑瞎子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低头一瞅,原来吴邪躺的地方端端正正的躺着一个黑色方块,硌疼了吴邪昨晚饱受摧残的老腰。

“噗。”

“……”吴邪摁着太阳穴,什么话也不想说。

“滴滴滴——”

黑瞎子眯着眼去看,但突然变得一片白莹的手机屏幕有些刺眼,他只大致看清了是在一个群聊中。

“你在线啊,那怎么不理他们?”

“什么?”吴邪被折腾的没了睡觉的心情,干脆站起来穿衣服,听了黑瞎子的话有些疑惑的歪头,然后走过来拿起手机摁了两下,“……太累了,懒得打字。”

黑瞎子吹了声口哨。

“小三爷,您这体力有待加强啊。”

吴邪喷出一口老血,冲他狠狠地比了个中指。






关根的回归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而同时,一个名叫“天真”的新役作家,也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区别于某点大部分的重生流、废柴流、龙傲天(不是)流等等,这个笔名叫天真的作家,走的是吐槽役。

画风欢脱,走向喜感,但文中情节设置又往往让人意想不到,加上作者奔腾不息的脑洞和精确有趣的吐槽。天真很快也在红文榜上占据了一袭之地。

但不巧的是,天真的风格虽然少见,却恰好和某点另一位大神的文风撞了个小车。

这位大神的ID是——齐的隆冬强。

……别笑。

噗。

没错,就是这位大神。从他的名字也可以探知一二——他,走的也是欢脱吐槽役。

但说二人只是撞了个小车的原因,则是因为天真走的是轻松修仙打怪升级流,而齐的隆冬强,是写心理犯罪的。

先不要吐槽为什么心理犯罪文还可以走欢脱吐槽役,让我们把某点另一位大神作者——藏海花拉出来和齐的隆冬强对比一下。

藏海花大神也是涉足凶杀犯罪这一块的,听说曾经有过一段当法医的经历,所以主人公也通常以法医的第一视角展开,情节环环入扣,惊险刺激,语音精准凝练,很受欢迎。

而且,怎么看这都才是凶杀犯罪文的正常画风吧!

可齐的隆冬强不是。

他的吐槽无处不在,笑点也随处可找,也许正当你被血淋淋的凶杀场面吓得背后发寒,下一秒就会被主人公丰富的脑内小剧场给逼笑出声。这种哭笑不得的冰火两重天的节奏受到了很多批判,同时也收获了大票死粉。这也决定了齐的隆冬强的粉丝群体非常极端——喜欢他的几乎个个都是死忠粉,而讨厌他的也是万年不变的忠实黑。他本人倒对此并不在意,看到死忠粉在评论区狂刷爱意时随手回个么么哒,看到万年黑在贴吧论坛各种地方狂骂贬低他时,就顺手回一个啪啪啪。

呃……黑粉们也很纠结,这是在调戏他们呢,还是在对他们示威呢?

……想不出来哦。

妈的不管了,不要怂就是干,黑他!往死里黑他!

黑瞎子面带微笑的刷完了又一幢黑粉码起来的高楼,动动手指,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啪啪啪”,挥袖而去,深藏功与名。

他这时和吴邪在外面逛街,吴邪烟瘾上来了,去对面小卖部买烟,他等着也是等着,干脆掏出手机刷贴吧。

回完贴子后黑瞎子往马路对面望了望,看到有个男人正和吴邪搭讪,听不清在说什么,但表情很殷切,话音刚落,吴邪就点了点头,然后被男人引着准备上一旁的车。

黑瞎子把手机塞回兜里,几个大跨步冲了过去扒拉住车门,表情轻松道“小三爷这是要去哪儿?”

没想到吴邪很认真的打量他一番,问道“你就是黑瞎子吧。”

黑瞎子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吴邪的问法很奇怪,他没有直接叫他的名字,而是使用了相当于“久仰久仰”这种客套话的“你就是XXX吧”的句式,这说明他对自己很生疏。

如果这是自己跟他第一次见面,他用这样的语气,自己绝对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等等,第一次见面?

黑瞎子的眼神变得幽深,他盯着吴邪,道“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自然的。”吴邪脸上扯出一个笑容,那种带着一点小狡黠的,精明的笑。

那是属于“吴邪”的笑容。

曾经的吴邪。

黑瞎子松开了扒住车门的手,感觉自己背后有冷汗冒出,他想了想,对吴邪道“今晚能在广场见个面吗,你三叔有事托我转告你。”

吴邪眼神一亮“什么时候?”

“八点半,音乐喷泉前面。”

说完,黑瞎子就健步离开了,他现在需要去见一个人,更需要确定一些事情。








——————————————————————————————————

 @Qzaxsw 妹子的点文,我果然是龟速产出……本来打算写短篇的没刹住……不出意外应该是个小中篇的样子,希望喜欢。



评论(1)
热度(17)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