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二十


宋岚下山的时候,正值金光瑶担任仙督。新人新气象,他还在寻思着要去哪里去问薛洋复仇,金光瑶却为正风气先一步下手“清理”了薛洋。

复仇的对象没了,晓星尘又不知所踪,宋岚拒绝了再度盛情邀请他的仙门世家,背着拂雪,踏上了寻找晓星尘的道路。

而薛洋这边,也是正儿八经的被“清理”了一回,金光瑶待他客客气气是一回事,做事狠辣起来又是一回事,直到薛洋喘着粗气倒在一处草丛里,终于是甩脱了那群追兵,才狠狠呸了金光瑶一口。

他受的伤很重,金光瑶做事心狠手辣不留余地,这回看来是想把他弄死了然后直接抢走阴虎符。也就是个运气的问题,薛洋居然从如此凶残的追杀中逃出生天,怕是谁也想不到。

但他这般光景,若得不到及时救治,离死也不远了。薛洋倒不是很担心,他作恶这么多年,早想好了自己有翻船的一天,如今不过也就是提前个几年,还打乱了金光瑶的如意算盘,真是……有趣。

他吭嗤的笑了两声,猛然咳了一下,拿手去揩,满手的红,他只觉得胸腔发闷,眼前猛然一黑,晕了过去。

薛洋站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对于陌生的环境很是警惕,下意识就要从腰间抽出降灾,但下一秒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是透明的。

这个认知让薛洋挑了下眉,难不成自己死了?

不是。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快就给出了这个答案。

薛洋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黑暗一点一点消散,露出了一处熟悉的院落。

半碗酒家。

薛洋还来不及做出惊讶的表情,就看到年少的自己正蹦蹦跳跳的跟王彩凤告别。

这是……他离开半碗酒家前的场景。

薛洋没管那一步三回头的自己,反而几步冲过去,有些颤抖的摸着老板娘的脸。

老板娘浑然不觉,还在跟青姑娘谈笑风生,薛洋又转过去看青姑娘,好年轻,好漂亮。

可她死的时候,被人一剑刺穿心脏钉在墙上。

薛洋的腿打着颤,他知道这是在梦里,只是这梦怎么这么好,好的他都不想醒。

还来不及多看几眼,画面猛地就是一跳转,竟然转进了当年那家当铺里面。

那青衣男人问了几句,迅速以一个令人咂舌的价格买下了它,然后急促的赶了回去,竟是一家不大不小的仙门世家,进了门,他又是几个折返,居然进了老夫人的房间,拉上门来将那东西给老夫人一看,老夫人脸色立刻黑了大半,收了来藏在身上,又问清了情况,露出一个恶毒的脸色,将手横比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的动作,男人点头会意,复又退了出去。

老夫人怒气冲冲的坐在桌边,甚至传来了咯吱咯吱的磨牙声。

薛洋听了半晌,才意识到这磨牙声是从他嘴里传出来的。

这些场景是薛洋当年未曾看到的,但这事在后来却是被薛洋调查了个清清楚楚。

王彩凤本来不姓王,而是这个仙家掌门的掌上明珠。掌门与夫人感情极好,只是夫人多年无所出,迫于压力,抬了夫人的侍女做二房。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夫人与二夫人竟同时怀上了孩子,掌门自然对夫人多加关照,常常忽略了二夫人。长此以往,嫉恨慢慢在二夫人的心中生根发芽,直到有一日,她路过大夫人房间时,听见自己的好夫君温柔的对大夫人道“以后生了孩子,我必定好好栽培他,你且莫担心,日后我的一切,都是咱们孩儿的。我前些日子得了一块宝玉,且放在你这儿,日后赠予孩儿,作为未来掌门的象征。”

二夫人几近崩溃,自己任劳任怨服侍这个男人,她爱他,心甘情愿,他什么都不给她,她也认了,可连她的孩子也要遭此待遇――同样是他的孩子,为什么她的孩子就什么也得不到?

强大的嫉妒击溃了她的理智,也击溃了她的心。

后面的事情就很好猜到了。

身为家族得掌门,总有不着家的时候,二夫人精心谋划许久,乘着某次掌门出去的时候派人追杀去寺庙上香的大夫人,大夫人靠着忠诚家仆的保护一路东躲西藏,在一间破旧的茅屋生下了孩子,撑着最后一口气把孩子连带着信物包裹好,顺水流下,然后一蹬腿,死在了江边。

杀手带着大夫人得尸首回去交差,却没有孩子的踪影,这让二夫人很是担忧了一段时日,但转念一想,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没了母亲的庇护,死也是迟早的事情,便放下心来。

后来掌门回家,二夫人扑进他的怀中悲悲切切道大夫人在去寺庙祈福的途中给贼人劫了,有人瞧见她掉入万丈深渊,却是连个全尸也寻不到了。掌门悲痛欲绝,但终究没有持续多久,二夫人每日陪在身边软语相劝,又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理所当然的升级为正房,掌门年老后,这掌门的位置也传给了她的儿子。

一切都是那么顺遂,直到有一天,当年她的夫君给那个贱种的信物,重现人间。

老夫人一声令下,半碗酒家一个不留。

薛洋后来寻上门去,将她捉来吊起来打了三天三夜,老太太一把老骨头哪里受的住,不停求饶,薛洋终于收手,然后问了她一个问题。

“王彩凤是女儿身,即使给寻回去了也抢不了你儿子的掌门,更不要说她这么多年从未回来过,你何至于赶尽杀绝?”

不想本来气若游丝的老太太脸上突然露出极其阴毒愤懑的神色,她咬着牙,恶狠狠道“没发现也就罢了,既然发现了,我为什么要留一个定时炸弹在我儿子身边?女人是做不了掌门,但若她开口报复我们娘俩呢?没回来过――呵!谁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说到底,下贱胚子一个,杀了也就杀了,我就算杀他十个二十个,那又如何?一万条王彩凤的命,也抵不上我儿子一根手指头!”

老太太骂的好一通畅快淋漓,骂完了才惊觉不好,虽然不认识这小少年,但显然是为了王彩凤来寻仇的,自己这一通狂骂……

想着,老太太立马嚎啕起来,不住求饶。

薛洋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出来的话倒是带着笑音:

“您老可真变态。”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硬生生逼出了老太太一身冷汗,但随即发生的事情证明,老太太的预感简直正确的不能再正确。

薛洋后来不知去哪里寻了一种极品的恢复药物,能复原人体的伤口。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他和这个老太太一起待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用降灾一遍遍的凌迟她的躯体,又给她施上那恢复药物,待模糊的血肉重新长好,又开始一刀一刀的凌迟。

千刀万剐,亦难解他心中之恨。

老太太到最后已经不再求饶,日复一日的折磨让她的精神濒临崩溃边缘,她冲着薛洋破口大骂“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牲!这种阴损招数也想得出来,简直变态!腌臜玩意儿!”

薛洋则是又一剑劈下,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哦,你这破落玩意儿的身子,哪儿比得上我娘亲的一根头发丝儿呢?”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老太太身亡的那日,是薛洋丢了被做成人棍的她的掌门儿子在她面前,她哆嗦许久,尖叫一声,竟然气绝身亡。

这场冗长的报复终于结束了,薛洋走出黑暗的地下室,刺目的日光照的他眼睛有些疼,灼热的气息烘烤着他的身子,散发出一股腐臭的气息。

啊,夏天到了。

薛洋皱眉。

尸体会臭的啊。

――

“不要动。”

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刺破黑暗穿进了薛洋的耳膜,他感觉眼皮无比沉重,但还是逞强着睁开了眼,猛然坐起,一下子滚到了墙角。

晓星尘!

薛洋刚从梦中醒来,意识还有些混沌,但也知道这晓星尘如今跟自己肯定有了血海深仇,自己落到他的手上,哪里还有命在?于是他死死盯着晓星尘,牵扯着咳破的嗓子沙哑开口道“你……”

“让你不要动,伤口裂了。放心,我救你回来,自然不会害你。”晓星尘冲他道,手里还拿着替他治疗的伤药。

薛洋眼珠一转,看晓星尘这态度……倒是没有认出自己?于是他开口试探道“你是谁?”

不待晓星尘回答,一旁的阿箐倒是插上了嘴“你有眼睛不会自己看啊,一个云游道人啰。人家辛辛苦苦把你背回来给你吃灵丹妙药,你还这么凶!”

薛洋猛的转头,只见这女孩瞳仁全白,煞是骇人,一看便是个瞎子模样,只是刚才他不过寥寥四个字,这小丫头如何觉出自己很凶?

除非……她看见了自己的表情。

薛洋开口,语气冷冷“瞎子?”

不想那丫头反应伶俐,立马还嘴道“你瞧不起瞎子吗?还不是瞎子救的你,不然你臭在路边也没人管!醒来第一句话也不感谢道长,没礼貌!还骂我瞎子,呜呜……瞎子又怎么样啦……”她成功地调转了话题,偏移了重点,一副又不忿又委屈的模样,晓星尘连忙去安慰她,薛洋靠在墙角翻了个白眼,晓星尘又转过来对他道:“你别靠着墙了,腿上伤口还没包完,过来吧。”

薛洋表情冷漠,仍在思索,晓星尘又道:“再推迟不治,你的腿可能会废。”

闻言,薛洋果断做出了抉择。他倏然变脸,语音带笑道:“那有劳道长了。”














――――――――――――――――――――――――

PS.最后一段皆出自原著,洋洋和道长再次相遇,后面就要开始甜甜的谈恋爱啦(不是)。

中间一大段也算是把之前挖的一个坑填了,写的时候总感觉写的有些跑偏了……不知道大家怎么看,欢迎批评欢迎指导啊(挥手)向我开炮!

评论(2)
热度(23)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