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八


宋岚再次转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午时。

薛洋当时拿来绑他的只是普通绳索,他没花多少功夫便挣脱开来,跌跌撞撞的往道观的方向跑。

大火已经燃尽了,空气里一片焦臭味道,宋岚被一处房屋残骸绊倒,伸手一摸,还散发着滚烫的余温。

他四处跑着,不停呼唤着熟悉的名字,最终没有得到任何回音,腿下一软,跌坐在地上,眼里又冒出血泪来。

等到晓星尘找到他的时候,他的神经已经趋于混乱,心中撕裂的痛苦和滔天的怒火混在一起,几乎要绞碎他的脑仁。

这不是晓星尘的错,他知道。

可是他控制不住内心横冲直闯的情绪,刚刚经历了灭顶之灾的他,急切需要说些什么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于是他动了动,将剑插入地里,站起身来。

晓星尘连忙过来扶他,却被他一挥袖打开。

他转过身,背对着晓星尘,声音沙哑,一字一顿。

“从此不必相见。”

他迁怒了。

晓星尘功力不浅,却被这一袖给挥得倒退两步,他心中很是自责,对好友的歉疚让他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

宋岚顿了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他刚刚受了伤,精神又遭了巨大的刺激,更加上几日没有进食,身体极度虚弱,竟然再次晕厥了过去。

晓星尘虽然呆住,反应却不慢,连忙上前接住宋岚倒下的身体,默默盯着好友空洞的眼睛,内心万分痛苦,又万分纠结。

他是极重诺之人,但此番好友因为自己遭此大难,他不得不如此。

于是他轻放下宋岚,对着遥远的某处重重磕了三个头,眼中有泪流出,复又背起宋岚,缓缓前进。

待宋岚再度清醒时,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

刺目的阳光骚弄着他的眼睛,入目一片山青水绿。

他的身旁还有一个女童,见他醒来很是高兴“你终于醒啦!”

“你……是……”

“我是抱山散人座下童子,你可以叫我阿苠。”

宋岚却是猛然睁大了眼,急促问道“你说你是抱山散人座下……?!”

“是的呀。”阿苠歪了歪头,“莫非你不知仙尊名号?”

抱山散人,自己当然知道。

那是晓星尘的师尊。

宋岚颤抖着抚上自己的眼睛,心中已经有了一种可怕的猜测,却又不敢证实。

“我……我这眼睛……”

“是师尊替你换的。”阿苠的语气忽然低落下来,“你……能看见吧?”

“换?用谁的换?”

宋岚声音颤抖,他心底不想知道这个答案,嘴巴却又不受控制的问出。

“是晓师兄……”阿苠扁着嘴,眼底有些泪花,“他说自己欠你的,可究竟欠了什么呀,要拿一双眼睛来还?”

是了。

是了。

究竟欠了什么,要拿一双眼睛来还?

晓星尘拿他当终生挚友,他却迁怒于他,赶他走,告诉他……终生不必相见。

自己都做了什么?

宋岚一瞬恍悟,打着哆嗦拽住了阿苠的衣袖问道“他……他人呢?晓星尘在哪里?”

“早走啦。”

――从此不必相见。

宋岚苦涩的想起自己说的那句话,只觉得通身要给愧疚淹没透彻,他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跑,甚至忘了跟女孩道一声谢。

阿苠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心里还是十分不解,此时只听得一旁树丛发出一声响动,她连忙跑过去扒开树丛一看,一只兔子正蹲在那里瑟瑟发抖。

原来是兔子啊。阿苠抱起白白的兔子放在怀中安抚,心里想道。

适才还以为那里有个人呢。

评论(3)
热度(1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