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六


薛洋展开了报复。

他当然要报复,他这一生都在做这件事,也只学会了这件事。

金光瑶最近不知在忙些什么,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薛洋拿了降灾,也没跟谁说,自个儿跑了出去。

他知道晓星尘和宋岚是好朋友,他也知道宋岚居于一座道观。

建筑物总是比人好找些,薛洋生的唇红齿白,又收了一身的戾气,作出颇为乖巧的模样,一路打听,不费多大力气便寻到那道观的所在地。

他弄乱了自己的头发,在身上划破些口子,一身凄惨的模样,倒在道观门口。

“疼……疼……”他从视角余光瞟见一个女子正往这边来,立马高一声低一声的呻吟出来,配上他一身血的样子,着实有些骇人。

女子提了裙摆匆匆跑过来,矮下身子轻轻推了推薛洋的肩膀“你还好吧?”

“救命!大姐姐救命!我好疼哇……”薛洋叫到,隐约带上了哭腔。女子听得心软,连忙冲观里呼唤几声,只见一黑衣道人走了出来,见此情景也是一惊,只先把薛洋扶了进去。

道观里还有几间空房,两人将薛洋小心翼翼安置在床上后,才松下一口气。宋岚便询问道“子越,这孩子从何而来?”

女子忧心忡忡答道“我也是适才在道观门口瞧见他,可怜的孩子……一身是血。”

宋岚凝目思索一番,心下总觉得有些不安,但最终还是按耐住了这种感觉,对女子道“那你好生照料他,我去山下买些药回来。”

女子点点头,随着宋岚一道出门,却是折身去了厨房烧水。

薛洋一直躺在床上听着,他要装昏迷,自然一动也不能动,而今两人刚走,他便睁开眼,眼珠滴溜溜的转,把屋内的情形摸了个透彻。

女子估计很快会回来,薛洋只睁眼半刻,便又合上了眼,眉头紧锁,作昏迷状。

女子在厨房烧好了热水,又掺点冷水进入调和,拿上毛巾,端着盆子进了屋。

薛洋依旧维持着刚刚那副样子,只是脸上一片痛苦的神色,像是睡也睡不安稳,在做噩梦似的。女子将毛巾浸入水里沾湿,拿出来拧了拧,轻轻柔柔的放在薛洋脸上,一下一下的给他擦着,把脸上的血污尘土都给擦了个干净。

做完这些后,她才惊讶的发现少年竟然长得很是俊秀,红润的唇此时有些微微泛白,略长的睫毛不时蓊动着。

多好的孩子。女子叹息一声,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遭此灾祸。

这样想着,她轻轻地将手放在了薛洋的额头上,温柔的触感似乎让少年痛苦的神情有些松动,女子摸了摸,正欲撤手,忽听得少年轻轻唤出一声“娘……”

女子愣了一下,心痛更甚,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更加温柔的抚着少年的额头。

入夜,宋岚提了药包回来,熬了药汤给薛洋灌了下去,又叫女子早些去休息,少年伤势并不很严重,不需要彻夜照料。

女子却很有些不舍的样子,满目担忧的看着薛洋,一步三回头。宋岚有些摸不着头脑,心想约莫是女子天生母性所致,又劝了几句,一则少年伤势不重,彻夜照料没有必要。二则明日道观众人要去一处凶险之地夜猎,今夜若不睡,耽误可精神,必定会对夜猎造成影响。

好说歹说,女子终于是肯回屋休息,宋岚看了薛洋一眼,也走出屋去,关上了门。

夜过三更。

躺在床上的薛洋猛的睁开眼,窗外的月华透进来照进他的眼中,一片冰冷。

评论(3)
热度(23)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