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七


等晓星尘得知此事赶过来时,已是两日之后了。

历经一场大屠杀的道观一片狼藉,空气中还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这场景令晓星尘胆战心惊,他拼命找着,终于在一堆碎瓦裂砖中找到了宋岚。

宋岚依旧是一身黑衣道袍,背对着晓星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晓星尘话也说不清楚了,磕磕绊绊走过去,小心翼翼叫着好友的名字“子琛?……子琛?”

宋岚依旧一动不动,这让晓星尘心中越发忧虑,他慢慢的绕了过去,待看清宋岚的正面后,几乎要晕厥过去。

本来盛着一双黑曜石般眼珠的眼睛,如今却是干瘪的凹了下去,脸上两道颜色极其浓重的血痕,约莫是失掉眼珠所流的,现在已经止住了,但看其颜色之浓重,还不知之前流了多久。

“子琛……”晓星尘惊的完全不知说什么好,他昨日才听得薛洋被放出的消息,便立刻去找了常萍,不想被人拒之门外,只一句“多谢道长,还请你不要再管此事了,你若再追究下去,便是在害我。”打发了他走,他还没从中缓过神来,好友所处道观被屠的消息又立刻传来,正是一道接一道的惊雷霹雳,打得他不知如何是好。

面对好友如此凄惨的情状,晓星尘只好一次又一次的唤着他的名字,希望他能清醒过来。万幸这法子很快起了作用,宋岚突然微微动了动,把头偏向晓星尘的方向,嘶哑开口。

“……你?”

“是我子琛,我是星尘啊!”晓星尘有些激动的答道。手不由抓上了宋岚的道袍。

宋岚确定了面前人的身份,心下却一片苦涩。

晓星尘一年前追查的常氏惨案,他也略有耳闻,只知道凶手叫薛洋,被晓星尘抓住了致命的证据,最终还是给送进了地牢,永世不得出。

他以为对这少年的印象也就止于此了,直到两日前,长着虎牙的少年笑眯眯地将剑插进他的眼中。

“宋岚道长,这道观的人可都死光了,您毕竟对我有照料之恩,如今我投桃报李,挖了您的眼睛,也免得您看着难过。”

“对了,您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我就是薛洋啊,记得我吗?您的好朋友一年前,纠缠不休的要将我正法的――薛洋!”

不知怎的,薛洋的口吻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但很快恢复正常,他把宋岚带出了道观,捆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然后一把火烧尽了道观。

冲天而起的大火把夜色渲染的妖艳旖旎无比,宋岚看不见,只能听到风吹过大火发出的呜呜声音,和感到大火散发出的灼热气息舔舐着他的皮肤。

那是他从小长到大的道观啊……

宋岚崩溃的大叫出来,血泪汩汩的流下。

“为什么?!”

“为什么?”薛洋很是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又打了个呵欠,才道“晓星尘道长害我在那地牢下蹲了足足一年,我便屠你道观报复咯。”

“别人身上的痛,哪里又比的上自己的呢。”薛洋笑了笑“很多人都是这样想,只是我将他付诸行动罢了。”

说着,他居然满是期待的看了宋岚一眼,问道“是吧,宋岚道长?”

宋岚没有回应他,因为早已承受不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昏迷了过去。

薛洋居然也没有走,只是盯着眼前仿佛要吞噬一切的大火,发起了呆。

这个场景好生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只是可惜,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评论
热度(1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