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五

说老实话,晓星尘那天晚上回去没有睡好。

他和薛洋此前并不认识,但离开之际薛洋说出那句话时,除了带着丝嘲弄,似乎还有一点……难过?

这当然很荒谬,但晓星尘总是不能将这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他想起薛洋淡薄的嘴唇,尖尖的小虎牙,只觉得如果不是常家惨案发生,这一定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可惜了。

晓星尘轻叹一声,阖上眼,一夜无梦。

第二日起来后晓星尘便离开了此处,继续四处云游。

一年后,赤尊峰聂明玦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天下大为震动,金家却在这个时候动了心思,想把薛洋从地牢中给放出来,继续复原阴虎符。

大世家手段总是颇多,他们把主意打在了常萍身上,多番威逼利诱,常萍无奈之下终于反口,金家也顺理成章的放出了薛洋。

放出薛洋那日,是金光瑶亲自下的地牢接人。

地牢地牢,环境自然不是很好的,幽暗而深不见底的地下,有一层薄薄的积水,带着腐烂的臭气,金光瑶慢慢走近关押薛洋那处,隔着粗比婴儿手臂的铁栏,看见里边儿只有一个柴草垛,薛洋蜷着身子躺在上面,一只老鼠唧唧喳喳着从一旁跑过。

金光瑶开了锁,默默地走进去,脱下自己身上的外袍披在薛洋身上。

薛洋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瞧见是金光瑶,很是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什么日子了?”

“我来接你出去。”

“哦。”薛洋站起身,他的确有点冷,所以放弃了把金光瑶的外套抖落到地上的想法——尽管他真的很想这么干。

于是最终他什么也没做,跟着金光瑶出了这个地牢,仿佛他并没有在这里被囚困一年之久,而只是刚刚下来观光一番。

回屋后金光瑶又拉着他叮嘱两句,重点强调出来不易,不要再明目张胆的出去惹事。

薛洋挖挖耳朵也不知道听见没有,连懒散的敷衍也不给,金光瑶无奈的摇头,恰好此时金凌又闹了起来,他又匆忙提点两句便跑去哄孩子了。薛洋掂起桌上几块糕点送进嘴里——金光瑶不知从哪里打听来的他喜甜食这个嗜好,经常会有一些小糕点送进他的房间——那是之前还未被晓星尘抓住的时期了。

想起晓星尘,薛洋咀嚼的动作就慢慢凝固了,他用舌头到处舔舐着口腔里的甜腻,突然觉得有点恶心。

他呸了两声,将糕点的残渣吐在了地上,伸着懒腰走了出去。


晓星尘,此前他是听过的。

还是金光瑶说的,那是现下风头正劲的两位,‘清风明月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没听过。不懂。什么玩意儿?”他道。


童年的记忆只余一位白衣道人,仙姿傲骨,温润如玉。

如过街老鼠一般的孩童,身上满是肮脏污秽,甚至带着不少血迹,不仅不洁,且不详。

那是最沉重的污黑,却被晓星尘用最纯净的白来温柔包裹。

那个拥抱的触感,薛洋永生难忘。

鼻边忽然传来一阵恶臭,薛洋从回忆中惊醒,才发觉自己还未洗澡更衣,在地牢中关押的一年自然是无法洗澡的,浑身脏臭的让人难以容忍,金光瑶竟还与自己走了一路——佩服佩服。

薛洋嗅着这股恶臭,手一寸寸的摸上自己的衣裳。

如果现在,能再有一个拥抱,他……


“除魔卫道。”

道长清润坚定的声音蓦然在耳边响起,不高不低,却像一道惊雷将薛洋炸醒。

薛洋呵呵的笑起来,眼中凶光毕露。

自晓星尘将他抓上金麟台那日起,他便知两人道不相同。

万种设想也好,千般如果也罢。

皆成妄念。




评论
热度(27)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