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四

后来的一切都发生的顺理成章,清谈盛会如期举行,晓星尘将他扭送会上,阐明始终,证据充分,要求严惩薛洋。

大部分家族当然没有意见,但兰陵金氏却是全力反对,场面一时僵持不下,金光瑶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说不如暂且搁置改日再谈,晓星尘婉转拒绝,势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替常氏一族讨回公道。

动静闹得如此之大,终于惊动了并未参加此次盛会的赤锋尊聂明玦,这位是个火爆脾气,性格严厉,丝毫不给金光善面子,坚定严惩薛洋。而薛洋在如此场景下却还很无所谓的样子,嬉皮笑脸,惹得聂明玦又是一阵心头火起,拔刀欲斩,众人连忙来拉,金光瑶冲在最前,扒着聂明玦的手臂不撒手,声音凄楚:“大哥冷静,此人虽然罪无可恕,好歹是我金家客卿,就这么让他血溅当堂有失礼仪。还请大哥顾全两家情分,手下留情。”

聂明玦冷哼一声,手臂一震,金光瑶便后退几步,表情痛苦,似乎受了内伤。

此时刀锋已然抵上薛洋的脖颈,擦出一条细细的血痕来,血珠如断线的珠子般不住滑落,薛洋却感觉不到似的,还对凶神恶煞的聂明玦咧嘴一笑。

金光善急的不行,亲自上前去,咬牙作了一揖道,“是我金家识人不清,收了如此恶徒,实在惭愧,但他终究还是我金家客卿,还请赤尊锋刀下留人,交与我们处置。”

“如何处置?”聂明玦也不是真要杀了薛洋,不过施压罢了,如今金光善身为前辈已然退步,他若再咄咄逼人却是不妥了。

“就……”金光善沉吟一会,道,“将他收押于地牢之中严加看管,终身不释,如何?”

他这话,明着是在问聂明玦,实质上也是在征求在场的各大家族的意见。

收押终身,相当于世上从此也没有了薛洋这个人,只是存了一条小命,但终身都要在地牢中度过了。这个处罚不可谓不严厉,大家都并没有什么意见。

况且兰陵金家是大家族,又为此次清谈盛会的东道主,做了如此退步,任谁也不好再为难了。

于是大家纷纷表示同意,然后掩饰般的打着哈哈,很快来了人将薛洋收押下去,大家仿佛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又其乐融融的交谈起来。

晓星尘松了口气,对聂明玦感谢一番后,便打算离开。

不料刚刚走出门口,却看见薛洋正等在那里,身后两个人将他的手反扭了捆在背后。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薛洋很亲热的道。

晓星尘脚步微顿,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咱们走着瞧。”薛洋盯着晓星尘远去的背影,笑了笑,露出那对尖尖的虎牙,像个小孩子。



评论(4)
热度(23)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