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三


是夜,晓星尘端坐在桌边,薛洋却懒懒散散的躺在床上,没个正型。

“道长,你怎么还不睡?”

“只有一张床。”

“一起呗。”薛洋笑了笑,伸出手在床上拍了拍,“道长害羞?”

“不要妄言。”晓星尘道,依旧稳坐不动。

薛洋却来劲了似的,在床上到处滚,嘴里发出嗷嗷的叫声,像只无赖的小猫。晓星尘却不理会他,任由他滚,自己只静静的坐着不动。

薛洋滚了半天没人理,觉得好没意思,于是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黏黏糊糊的蹭到晓星尘旁边。

“道长。”薛洋微微一笑,露出一对小小的虎牙,“你为什么要抓我?我可是良民。”

这问题简直明知故问,无理取闹,但晓星尘还是认真答道“你灭常氏满门,怎可让你逍遥法外。”

“哦~原来如此。”薛洋怪腔怪调的拉长声音,“那又关道长你什么事儿呢?”

“除魔卫道。”

这是晓星尘下山的目的,也是他践行一生的诺言。

“哦?那杀了我,算是除魔,还是卫道呢?”

薛洋撒娇似的将手缠上了晓星尘的脖颈,甜腻腻的在他耳边问着。

出人意料的是,晓星尘居然没有推开他,而是沉默一会,随后转头冲着薛洋,声音里染上了些不解和薄怒。

“你灭人满门,魔犹不及。除修仙世家,是为损道。”

“杀了你,除魔可得,卫道亦是。”

薛洋一愣,双手蓦然从晓星尘脖颈上滑落,可怜巴巴的垂在自己身体的两侧。

他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为什么要是晓星尘?

为什么要是他?

天下所谓名门正派正人君子数不胜数犹如过江之鲫——!为什么……偏偏要晓星尘来除他?

为什么……偏偏是他?

薛洋慢慢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他缓缓的举起自己的左手,声音有些抖:

“道长,我……”

“天色不早了。”晓星尘起身,“你回床上睡吧,我去门外。”

晓星尘一挥衣袖,翩然而去。

薛洋举着自己的左手,呆呆的看着那一袭白衣一步一步离开。

仿佛又回到漫天大雪的时候,那个温暖的怀抱——俶尔消逝!

不!

不……

薛洋猛地张大嘴,他觉得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可是他记不得了,他真的记不得了。有一头猛兽正在狠狠撞着他的脑子,撞得脑子好疼。也拼命撞着他的鼻子,撞得鼻子好酸。

他猛然跪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着,像一尾脱水的鱼。

眼泪啪嗒啪嗒的砸下,狠狠的坠在地上,碎成千万水花。

那浓重的黑夜再次包围了他,他在这片沼泽中苦苦沉浮数载,终于灭顶。

污泥漫过他的耳际,浸没他的头顶。

他展开双手,任由堕落,滔天怨气溢出。

晓星尘,如果我爬不上来,你就和我——


一起下地狱吧!



评论(7)
热度(24)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