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二


薛洋愣怔许久,却见那人突然俯身下去,拾了他的钱袋递过去。 


“您不曾听说么?” 


薛洋默默的接过自己的钱袋,目光依旧粘在晓星尘身上,难以移开。


 他缓缓扯开一个笑。 


薛洋拉下面具。


 “正是在下。” 


他说。 




晓星尘被入耳这几字给着实惊了一惊,但毕竟不是常人,他的眼神猝然凌厉起来,霜华出鞘,出剑便刺。薛洋躲闪不及,手臂和大腿都被刺伤,却一声不吭,只是笑容变得有些难看,被刺伤的四肢徒劳的躲闪几下后终于无力的放弃了工作,薛洋蓦然倒地,晓星尘蹲身,拿绳索缚了他,直往金家而去。 



这个地方距离金家着实有些距离,临到了之时,晓星尘却停了脚程,将薛洋带着去包扎了身上的伤口。 “嚯!”薛洋眯着眼吹了声口哨,“真是感人,道长居然给我这个逃犯包扎伤口噢。”晓星尘却并不愿意理会他,只是端坐在那里等大夫包扎完毕。 


过后,晓星尘带着薛洋继续赶路,目的地却不是金家,而是一家客栈。 


“道长还要与我同居几日么?” 刚踏进客栈大门,薛洋便大大咧咧道,声音极大,引得酒客们注目纷纷。 


晓星尘毕竟下山不久,心性还保持着在山中修行的纯洁,被薛洋这暧昧不已的话弄得也是面上一红,匆匆付了房钱――却是定的一间房。 


这下连掌柜的看两人的眼神都变得深邃起来。这龙阳之事他也不是没有见过,那少年倒是长得唇红齿白,俊秀可爱,像个漂亮小倌。只是这一身仙风道骨的道长却也是个好这口的……倒真让人吃了一惊。 


在掌柜的看两人的暧昧眼神中,晓星尘的脸简直红透了,拖着薛洋就往楼上走,薛洋带着懒散的笑意跟在后头――他自然是知道晓星尘的意图的,定一间房不过是怕他寻空逃走,至于为什么来住客栈嘛…… 薛洋望向楼下的人群:
一群酒客之中,却也坐着许多修仙人士,或着白衣,或着紫袍,还有一些闲散之人,应是一些小家族所派。


这些人士共聚此地,自然不是为了旅游观光而来,而是――


三日后,兰陵金家将在金麟台举办清谈盛会,举世瞩目,各界名流皆聚于此,共赴盛宴!


晓星尘倒是聪明,早知他投靠了金家做靠山,于是便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戳穿他的罪行,如此千夫所指,即使身为金家客卿,金家却也不会再有什么掩护。


只不过……薛洋好笑的想着,怕是晓星尘还不知道自己手中握着一个怎样重磅的筹码罢。


评论
热度(26)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