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十一

金光瑶的手段很起作用,三人离开客栈时,女孩变得明显更加依赖他一些,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薛洋抱着后脑勺慢悠悠走着,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一上一下,嘴边勾起一个弧度。

客栈外早已备好了车马,金光瑶笑着站定,问道“本是打算着薛公子与这位姑娘同乘,金某人自乘一辆的,现在可如何是好?”

女孩可怜巴巴的扯着金光瑶的衣袖,羞涩的低头。

“有什么好为难的。”薛洋“噗”的一声吐出狗尾巴草,自个儿钻进了那单人车轿之中,金光瑶无奈笑笑,走到大一些的马车前,冲车夫打个手势,上前掀起轿帘,温和道“姑娘请。”



几日奔波,三人终于到了兰陵金家,金光瑶安顿好了那女孩后带着薛洋去见了金光善,又是几番密谈,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正是初冬时节,金光瑶带薛洋去领了校服,又去看了住处,终于完成任务,也就与薛洋道别了。

薛洋不甚喜欢约束,虽然身为金家客卿,却日日在外晃荡,家主有求于他非常纵容,其他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

如此几月过去,入了隆冬,薛洋寻思着得上街买些过冬的衣物,掂了掂钱袋,觉得足够,也没有同谁招呼,自顾自的跑出去逛街去了。


虽入隆冬,大街上却还很是热闹,人人裹着厚毛衣毡,狐皮大裘,小贩的声音不仅没有给冻住,反而更加脆响。

一片喧杂。

薛洋难得逛街,对买衣物着实没有姑娘小姐们那般大的兴致,随便买了两件厚实披风,也就漫无目的的瞎逛起来了。

转过一个拐角,却是瞧见一个卖面具的小摊,薛洋走过去摸摸这个摸摸那个,最终挑了一个尖角红脸的恶魔面具问道“这个多少钱?”

“十文。”

“哦。”薛洋大大咧咧的将面具往脸上一扣,随即便从包里掏钱。

“请问……”

“嗯?”薛洋刚掏出十文放在面具摊上,随即便听得这一声,下意识扭转过头,却是难以再挪开目光。

对方似乎被这个面具给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嘴角居然带上了微微的笑,接着道“请问,您有没有见过一个,叫薛洋的人。”

薛洋手中的钱袋“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对方问了什么全没入他的耳,他的眼中心中,此时只盈盈的容了一人。

白衣道袍,玉冠高束。

眼眸若有璀璨星河,嘴畔若含万种慈悲。



“你是谁。”

薛洋听见这样一个声音,仿佛不是从他嘴中发出,而是从天上传来。

对方弯眉一笑。

“在下晓星尘。”











————————————————————————————————————————————————


道长终于上线啦!撒花!

评论(4)
热度(20)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