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二人又是等了好几日,要等的人却左右不来。

女孩一日等得肚子咕咕叫,唤了小二上菜,薛洋也有些饿了,叫女孩把桌子搬到床边,盘腿坐起来就开始吃。

门口传来两声叩响时,薛洋正往嘴里吸溜一根菜茎。

“抱歉,让二位久等了。”

女孩扭头,只见一男子立于门前,圆领袍袖,胸前一朵金星雪浪白牡丹,袖口绘有江山海潮纹。

金家人。

女孩默默打量着,只觉得这人长得十分讨喜。

见女孩扭头瞧他,那人便冲她一笑,眉间朱砂灼灼。

“金大人亲自驾到,有失远迎。”

女孩正失了神,薛洋懒洋洋的声音随即响起,虽说着恭敬的话语,但字里行间却都带着玩味的意思。

男子却也不生气,只含笑道“薛公子少年有为,称一声大人却是折煞我了,只唤我金光瑶便是。”

“使不得使不得。”薛洋也笑,女孩夹在中间,被这二人笑得莫名,只好埋头扒饭,什么也不说。

金光瑶走了过来坐在一旁,拉着薛洋说一些事情,她听不甚懂,也不大去听,将注意力尽数放在了正在扒拉的白米饭上。扒拉的正是起劲,忽然听得薛洋点了自己的名字,她竖起耳朵,小心翼翼的听起来。

“……她是至阴的命数,阴虎符若想要复原,须得她的眉间血来凝结。”

“可怜的姑娘……如此这般,要多少才够?”金光瑶说着,还很是关怀的向她这边凝望一眼,女孩心里一跳,扒饭的速度不由得加快起来。

“谁知道,也许就这样死了吧。”薛洋打着呵欠道。他这话听着随意,却不是在开玩笑,阴虎符的威力过于强大,即使要了这女孩所有的血液,也不一定能够完成拼接。

女孩早被薛洋告知了这个结果,但听见时心中却还是不由得一跳,她悄悄将视线投向金光瑶,发现金光瑶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这是个好人。

女孩感激的想着。


薛洋懒洋洋的靠在床榻上,将金光瑶的动作和女孩的神态尽收眼底,抚摸着自己断了的尾指处,对金光瑶的把戏不置可否。

金光瑶这套收买人心的把戏确实很有一套,处心积虑的深沉心机更是让人胆战心惊。薛洋看得穿,但他懒得去说。

演技,他也有。却是不如金光瑶。

但他并不很以为意,他的人生里,处心积虑从来用得很少。

只有唯一的信条——

犯我者,杀。



评论(1)
热度(14)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