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眉间雪

1.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

这是我进入长安的第三天,衣衫褴褛,酒壶空空。

得去再灌上一壶了,我一撑地,不想腿已麻木,狠狠地再摔回地上。

“嘶——”

“咦?这里还有人?”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把手扶上一旁的竹竿,警惕看向来人。

是个小女孩,一身水蓝衣裳,乌眸清澈,正好奇的瞧着我,我一怔,愣愣开口“……我不是坏人,别赶我走。”

好几天没有开口说话,声音很是嘶哑难听,话音刚落我便闭上了嘴,有些羞愧的别过头。

对方果然咯咯的笑了起来,而后却是蹲下身来盯着我“谁要赶你走了,你是丐帮弟子?”

“嗯。”

“刚刚离开总舵吧?”

“……嗯。”

“这样……”她摸了摸下巴,“那你换个地方住吧,明日是骠骑将军回朝述职之日,这一带都是会被清场的。”

“知道。”

她看我一眼,袖间一动,便起身走了。

晚风顿起,刮来几许蝉鸣,月上林梢,缓缓散发出光华来,地上像笼了层纱,变得朦胧模糊起来。

我垂眼,月光照亮了她适才所站之处——一锭银子静静卧在那里。



女孩所言不虚,翌日一早便有锣鼓震天,我靠在郊外一棵柳树上,往嘴中灌了口酒。

    ——

“嚯哈!看我一个扫堂腿——坏人倒下啦!”女孩一脚扫翻了面前的稻草人,得意洋洋的叉腰道。

“阿姊真厉害!”小男孩高兴的跳着,小手拍得通红,脸蛋也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哼,这算什么,阿姊以后还要去学习武功,那才是真正的本事。等阿姊变成了武林高手,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咱们了!”

“嗯!”小男孩坚定道,仰头看着女孩,眼中亮的仿佛有星辰闪烁,“阿姊一定会变成一个武林高手的!”

……

“喂!喂喂!”

“……啊?”我猛地回神,下意识四处环顾,一无所获,树下传来无奈的声音,“我在这里!”

我低头,一袭水蓝立于树下,那小女孩正仰头望着我,脸颊鼓鼓。

我笑,一跃而下,蹲下身揉了揉她的脸“好可爱。”

“哎哎你——”她扭了扭,依旧没有逃出我的“魔爪”,只得无语的放弃了。

揉了一会儿,我终于放开手,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也来了?”

“这郊外是你家的么?”她吊眼看我,一撩衣裙,竟是打算席地而坐。

“慢着!”我出声阻止,脱了自己缠在腰间的白布,铺在了地上。“衣服很漂亮,不要弄脏了。”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很奇怪,终于什么也没说。直接坐了下去。

我也跟着坐下,背靠着柳树粗粝的树干。

“你来长安是为了什么?”她忽然问。

“有任务。”

“什么任务?”

“不能说。”

“呵呵……”她笑了笑,凭虚一指,“正东方十里处有一处贼寇驻扎,若我没有猜错,便是派你去烧了他们的粮草储备,以示警戒吧?”

“你怎么知道?!”我瞪大了眼,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丐帮行侠仗义,其中一些流程关节,我也略知一二,刚入帮派的弟子,的确会被派来……”

话音未落,一道银光凭空划下,我大惊,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她却已抽刀一挡,一把长刀悬在半空,闪着摄人的寒光。

“退开!”她对我厉喝一声,猛然跃起,与来人杀作了一团。

我呆愣的站在原地,只见她一袭蓝衣翩飞,如一只起舞的幻蝶,其中却又刀影交错,寒芒乍现,再观其神色,已然没了娇憨可爱的神情。她唇线紧绷,眼中厉色难掩,仿佛遥远雁门关刮过的凛然寒风。

来人不是她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甩下一个烟雾弹,抽身逃走。

“咳咳……”我被烟雾熏得睁不开眼,却忽然感觉腰上一重,连忙低头,却发现她正紧紧抱着我的腰。

“不要乱走,站在这里等烟雾散去。”她音调平稳,带着令人无法违抗的严肃语气。

我僵硬的立着,其间只感觉她几次挥刀,身侧几阵刀风刮过,在烟雾将散尽之时,传来一声咒骂,随后便是一阵慌忙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你……你叫什么名字?”

“白漳澄。”

“玄甲苍云军……?”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

“你……你……”

她松开环住我腰的手,垂头笑了笑,收起刀。

“我此番为报信而来,得在长安闲住几日,换了常服出来转悠。”

“我不是你想象中那种柔软可爱的良家小姐,却也不会伤你……你莫怕。”

“我走了。”

她的声音愈来愈低,说的也慢,我盯着她头顶的发旋,心里有些难受。

语毕,她果真转身欲走,我却忽然屈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她听见声音回头,急匆匆扑过来扶我“你干什么?”

我仰头冲她露齿一笑,略略推开她,俯身拜下。

“我,无名人士,家乡不详,武功白痴,初入江湖。被白女侠身姿所倾服,但求拜入女侠门下,为一小徒,终身侍奉师父左右,绝不言悔!”

声音层层荡开,化入空气之中,震开圈圈涟漪。

她浑身一震,定在原地动也不动,表情呆然。

“请白女侠收我为徒!”

我高喝一声,起身,再拜下。

周围一阵沉寂,我眼前只看见黑黢黢的泥土,任由风吹过我的背脊,战战兢兢等她回答。

啪嗒。

一滴水滴在我的脖颈,我疑惑,正欲抬头,一股重量压上头顶。

只听得她笑道“孽徒,还叫我白女侠?”

我大喜过望,咧嘴一笑,大叫道“师父!”

“哎!”

她答,许是我听得含糊,这一声竟带哽咽。



评论(3)
热度(8)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