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窗外雨淅淅沥沥的,少女进门后走近窗边,道“雨飘进来了。”

“让它飘着罢。”薛洋坐在桌边,提着酒壶,正往杯中斟酒。清澈的酒水不断落入杯中,溢出不少来。

“你还倒?满了。”少女撅起嘴,对这种浪费行为似乎很是不满。

“别废话。”薛洋道,倒是真的停止了倾倒,端起酒杯就往窗外泼去。

他们现在就在城内最大的酒楼里,虽是雨天,街上人可不少。薛洋此举算得不妥,但少女却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千里迢迢从夔州赶来,在这酒楼中等候,已是第三日了。

两人都一片静默,门忽然吱呀的响,少女回头,是一个满脸通红的中年男子,打着酒嗝摇摇晃晃的进来,看见少女娇俏的脸庞,也是一喜,嘴里念叨着不干不净的下流话就往少女身上摸。

“你干什么!”少女又气又急,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把手放在自己的佩剑上威胁道“滚出去!不然砍断你的咸猪手!”

“呵呵……小娘子……嗝,性子还挺烈,我喜欢,嗝。”

男人全然不惧的样子,继续笑嘻嘻的靠过来,谁料少女竟真的刷一下拔出剑来,镇静的指着男人。

“哦哟,不错,有两下子……”男人脸上挂着淫邪的笑,居然还在走近,少女动手一挥,却全然发不出力,这才发现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制住了自己的手腕,暗施了内力,她手腕一酸,佩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男人笑嘻嘻的欺近,少女害怕的颤抖起来,哆哆嗦嗦的往薛洋那边瞄,却发现对方只是静静的盯着窗外的景色,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人已经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肆意游走着,泪花包在少女的眼睛里一闪一烁,终于带着哭腔呜呜求救“薛洋!救我!”

“哦。”薛洋回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怎么救?”

“赶走他……”少女声音愈发绝望。

“啧啧。”薛洋站起身,摸着下巴道,“他如此欺负你,你却只想赶走他就行了么?”

男人的手愈来愈放肆,少女的衣裙已经被解净,只剩下单薄的肚兜摇摇欲坠的挂在脖颈上。男人色眯眯的附身舔舐,她手脚并用的踢打着身上的男人,崩溃的大叫“杀了他!杀了他!”

噗!

男人的动作一瞬间停止,脸上的表情很是错愕,少女还保持着挣扎的姿势,脸上满是泪水。看男人突然停住了,怔怔的抬头。

薛洋笑着站在两人身边,一把长剑直插入男人脖颈,锋芒森然阴郁,仿佛还透出些许流转的血色来。

他笑着蹲下身,对少女道“怎么,我杀了他,你反而被吓住了。”

“你……”

“先穿衣服吧。”薛洋道,一脚踹开了男人的尸体,拔出了那把剑,放回袖中。

少女方才险受侵犯,心神受到极大损伤,穿起衣服也不利索,抖了半天才将最后一根佩带系好。她望向薛洋,他却是又坐在了桌边,托着腮望着窗外,茫茫然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试着站起来,发现腿脚有些发软,干脆用手撑着挪到了墙边,背靠着墙,双手抱着膝盖。

“喂,杀了人,不要处理一下吗?”她提醒道。

“杀了就是杀了,有什么好处理的。”薛洋却并不在意。头也没偏一下。

“等会若有人进来看到了,会很麻烦。”

“那就把他也杀了。”

少女浑身一颤,看向薛洋,却发现他一片云淡风轻之色,不似开玩笑的样子。于是只好低头哦了一声,又不知该说什么了。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棂上,风也呼啦啦的刮,卷着青翠的柳条狂飞乱舞,像一声更比一声悠长的叹息,拍打在不远处酒家的布帘上。

少女听着雨声却也入神了,只是听着那滴滴答答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好像眼前浮现了一副烟雨青柳图。她微笑着偏过头,从这个角度是看不到窗外的景色的,薛洋却是可以看见,只是表情异常平淡,也不知究竟是个什么心情。

“好看吗?”少女又问。

“什么?”薛洋皱眉。

“好看吗?风景。”

“难看死了。”薛洋道,起身关了窗户。








————————————————————————————————————————————————————————————————————


姑娘暂时就是个打酱油的哈,为什么没名字呢,因为我没想好……


评论
热度(24)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