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他这一昏就昏到了半夜,直到被人提溜起来走了半里路才彻底清醒过来,默默的挣开了旁人的扶持,自己慢慢走着。周围的黑衣人倒也不强迫他,领他到了半碗酒家的门口,便顿住,站在墙边不动了。

杜大厨看着门口的封条,心中又是一痛,但想着杜子凡和薛洋,也是一屈身,从中钻了过去。

他一路走过去,脚步却越来越慢,终于在离后厨还有一米之处停了下来。

平心而论,他很愿意相信薛洋。但那少年分析的其实没错,杜大厨已经对薛洋产生了一点小小的怀疑。这怀疑很小,但好比一颗种子,透进信任的裂缝里,只需一点日光朝露,便可迅速抽芽拔起,长成参天大树,将信任掀得四分五裂。

他不信,却又害怕万一。

于是他站住,凝聚心神,大做几个深呼吸,夜晚独有的潮湿气味被吸进鼻中,带着浓烈的腥气。

腥气?

那场屠杀发生在早晨,若有腥气,也早散尽了才对,而这腥气如此浓烈,倒像是新鲜血液所散发出的……杜大厨再难深想,几个跨过过去,一脚踹开后厨的大门。

薛洋站在正中,似乎安然无恙。

杜大厨松了口气,故作轻松的笑道“死小子,你终于回——”

“轰——!”

屋外劈下一道白色电光,瞬间将屋内照的雪亮。

薛洋半跪在地上,手里摩挲着一把匕首,手上全是血。他仰起头,斑驳的血迹染满了脸,偶尔露出惨白的皮肤,双目空洞,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但让杜大厨顿住的,却全然不是这些。

而是薛洋身后,那静静躺在地上的,杜子凡。


两人的视线相交,薛洋呆然开口“你……”

时间凝滞在这一瞬,痛失爱子的狂暴席卷了杜大厨的心头,他的所有冷静、理智,都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大脑停止运作,只余一片血色。

他不再去想这其中太多的不对劲,也不再去想自己对薛洋的喜爱疼惜。他所想的,只有杜子凡那小小的,趴在地上的——

尸体。

尸体!

杜大厨一字一顿的开口“那人告诉我时,我还不信。”

「他怎么敢?怎么敢?!」

“薛洋,我们大家伙都看走眼了。若能重回五年前,我老杜拼了这条老命,也要阻止老板娘把你留下来。”

「他杀了子凡!」

“你就是匹养不熟的狼,薛洋。我们大家掏心窝子对你,你却来掏我们的心窝子,呵呵……”

「那是他的儿子啊!他在这世界上……唯一的希望……」

“或许你真的不适合跟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吧。你的铁石心肠,冷血狡诈,我领悟了,五体投地。”

「他怎么……敢杀了子凡……」

“来吧,只剩我了不是么?杀了我,再没有人知道宝物的事情,你大可以揣着它自在逍遥去了——来啊!薛洋!”杜大厨目眦欲裂,用尽自己生平最大气力冲薛洋吼出。

噗通。

杜大厨猛然安静下来。

薛洋跪下了。

一直安静的像樽雕塑的他,捂住眼睛大哭了起来,声线颤得不成调子,仿佛轻轻一触,便会全盘崩坏,变成一堆废品。

“不是……不是我!”

“呜啊——唔……真的,不是我……”

“饶了……我吧……”

他俯下身子去,整张脸泡在了血泊之中,亲近之人的怀疑是锥心的箭,已经被今日之事损坏的伤痕累累的心,终是挺不住,崩裂开来,毁无原型。

他用了五年才好不容易得到的,珍贵的家,一朝之内,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杜大厨的指责声声犹如在耳,像恶鬼似的萦绕不去。


薛洋哭,撕心裂肺。

窗外是阵阵的雷响,一滴水声,随后泼下倾盆大雨。

厚重的雨帘将薛洋关进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他最初来的那个世界——虚无,黑暗,如一潭肮脏的沼泽。他曾拼死从里面爬出来,现在却被再次狠狠扔了进去。他任由黑暗没顶,污泥淹没自己的呼吸。


他曾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而如今,一无所有。

却只在,一朝一夕。











————————————————————————————————————————————————————————————————


妈呀这章太带感了我都有点泪目,俗话说得好,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这可怜之处不是拿来洗白的,害人了就是害人了,性格扭曲就是性格扭曲,强行洗白没意思,我也从没见过任何一个薛洋粉的妹子给他强行洗白。但是话说回来,既然是喜欢的角色,那暗搓搓的心疼一下可以吧?我们不能理解他如今的所作所为,但我们体谅他从前的艰辛不易。这是分开的两面,喜欢的角色就像自己的孩子,各家有各家的不同。举个例子,你觉得隔壁家孩子不好,你可以不喜欢,但你上赶着跑去踩两脚,你说你这是不是有病?

以上言论仅仅针对ky和无脑黑们,其余小伙伴都是温柔的好人。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并没有打上魔道祖师的tag,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薛洋的过去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后边就要摁下快进蹭蹭蹭了。一年五年十年后……(开玩笑的)



 (´・ω・)ノ高能预警:垃圾洋即将上线。




评论(2)
热度(23)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