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你……”薛洋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如瓦罐摔碎那般刺耳沙哑,低得几乎让人听不见。连番经历如此变故,饶是他心性再为坚定,此时也是临近崩溃。月光从半开的窗子里透进来,把薛洋的半边脸映的雪白,另一半脸藏在黑暗中,看起来很是诡异,像是传说中的双面妖物。

他仿佛又回到了刚被救回客栈的时候,整个人害怕的发抖,平素伶俐的铁齿铜牙此时居然磕磕绊绊,吐不出半句连贯句子。

“那人告诉我时,我还不信。”终是杜厨子先开的口,一字一顿,满是沉痛。话语间,他慢慢的环顾着四周,仿佛不是在看,而是用他的眼神将这四周的物件一 一抚过似的。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半碗酒家的后厨,他在这里呆了近十几年。

那些蔬菜,瓜果,案板,大锅,甚至角落堆的柴,都已经融进他的骨肉里,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但最重要的,却只有薛洋身后的地面上,伏在血泊之中没了呼吸的那个小团子。

小团子穿着前两天老板娘给买的新衣服,看起来乖巧可爱。

早晨时自己还和他逗趣,听他软软糯糯的叫自己爸爸。

但如今,却静静的躺在那里,静静的,再也不会动了。

再也不会有人乐呵呵的抱着他的脖子叫爸爸,再也不会有人在他炒菜时扑过来仰头冲他笑,再也不会有人骑在他脖子上晃着小小的手臂指点四方……

再也,没有了……

杜厨子双目赤红,视线一瞬聚回,死死的钉在薛洋身上,仿佛想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这个少年,自己也是当作儿子来疼爱的。

但此刻!就是他,他却变成了一把淬毒的匕首,深深插进杜厨子刚刚裂开的伤口中,狠狠的转了几下。

其疼痛之剧,不亚于凌迟。

灭门事件发生的时间是清晨,地点,半碗酒家。

杜大厨其时正在厨房中准备食材,却听见北房处传来凄厉的惨叫,他抄起菜刀便往那边赶,一脚踹开门,正看见老板娘被人一刀钉死在床上,临死没有阖上双眼,圆睁着望向杜厨子。

老板娘的嘴巴微张,杜厨子凝神一看,是一个“跑”字。

杜厨子踹翻了迎过来的几人,扭身就跑,其间菜刀不住挥舞,砍翻了不少来追的黑衣人。

杜厨子其实会些武功,这事除了老板娘没人知道。她把最后的期望投向了这个多年的老伙计,希望他能逃出去,然后,给薛洋报信。

杜厨子本可以带着杜子凡直接远走高飞,但老板娘死不瞑目的场景总在他脑中挥之不去,一咬牙,将杜子凡藏在厨房的草篓中,再三叮嘱他不许发出任何声音。抹泪去了。

还不至码头,却被凭空冒出一人点了穴道,然后拖着杜厨子进了一家暗巷。

巷子阴暗处站着个少年,看不清脸,声音倒是非常温柔“此番你们这半碗酒家惨遭灭门,可知何故?”

杜厨子张口欲骂,却又是被点了哑穴,又免不了一番挣扎。

那少年倒是很有耐性,静静的看他挣扎一会后,终于脱力停了下来,才又开口道“你如此挣扎也是毫无用处,薛洋可马上就要回来了。”

“唔,唔!”杜厨子也不是个顽固不化的人,当即打了个手势示意帮他解开穴道,双方好好谈谈。

对方也是爽快人,加之双方实力悬殊,杜厨子是插翅也难飞。

“可知何故?”少年再问一次。

“不知。”

“可知何人所导?”

“不知。”

“若我说背后主谋其实是薛洋,可信?”

“不信。”

杜厨子一板一眼的答,也不啐骂,只是面色沉如霜雪。

“呵呵……”少年笑了起来,轻轻柔柔的,十分好听,杜厨子却是觉得刺耳极了。

“不瞒您说。”少年笑够了,接口道,“那薛洋已经上岸了,若我们安排的人到位,他此时该已经知道了情况。”

“……”杜大厨很是怀疑的看了少年一眼,完全不相信对方有这样的好心。

少年摊手,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我可不是谋划着杀你们的人,薛洋才是,呵呵……我知道你不信——但你可知你们老板娘有一件秘传宝物?”

杜大厨内心便是一咯噔,他与老板娘相识多年,这件事情自然也是知道的,甚至见过那宝贝。他打眼一瞧便知是极品,因此当时就劝老板娘好生收着,切莫暴露出去,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如今……却是暴露了。

不待他扼腕,少年紧接了一句“这件事,薛洋也知道了。”

“什么?!”杜大厨惊讶的瞪大眼,他知道老板娘疼爱薛洋,却不知已经到了这地步,竟已亲口告诉了他去?他与老板娘有过救命的交情,非常人可比,这薛洋……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少年刻意拉长了音,“只可惜薛洋此人,见钱眼开,却是打算杀人灭口,抢夺宝物。虽说是极品,能为此对自己的母亲痛下杀手的,这世间又有几个呢?”

“闭嘴!”杜大厨怒目圆睁,“放你娘的狗屁!那臭小子什么脾性我会不知道?不要以为当着爷爷拉二两狗屎我就被你的臭气迷晕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东西,呸!”

听见他这番粗鄙之言,周围的人都是上前一步,腰间刀锋出鞘。

“停。”

那少年却一点也不生气般,反而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杜大厨不是个易爆易燥的人,平时也只是言行粗鄙了些,却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刚刚那番话正说明他失了冷静,对薛洋的信任也已经产生了动摇,所以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帮助自己巩固信心。

说来也是,极品的宝贝,谁不动心呢?如今这世道,若是真撞上个极品的宝物,弑母却还真不是没人做的出来。

人心的欲望,从来便是一个黑洞,穷其一生,付出再许多代价,也是填不满的。

少年呵呵笑了两声,道“把他关起来,今夜三更之时放他回去,我待要看看,你拼命维护的薛洋,到底衬不衬得上你的信任。”

说罢,转身便走,华丽的袍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杜大厨被人从后边劈晕,迷迷糊糊之中,听见远处似乎传来一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但没待他来得及琢磨一番,却是双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1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