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不对劲,薛洋刚上岸便察觉到了。

他抵岸时正值申时,照常理应是一日之中港口往来最是频繁的时候。此时却是一片惨淡的光景,他沉下脸,拉住一个蹲在近处的年轻人问道“城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唔?”那人显然走神很久,一下没缓回神来,一抬头,嘴角还带着丝口水,“你——薛洋?!”

仿佛一下被惊醒似的,他拉起薛洋的手就开始跑,薛洋没有防备,竟然真给他带出跑了不远。那人虽然看起来迷迷糊糊的,跑路起来可真真是努力极了,不大一会,连正当青年的薛洋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人仍是一阵狂奔。薛洋刚一上岸就不知所谓的被这人拉着狂跑,想问的问题也没问到,一时也是有些气到,在两人再一次窜过一条巷子的时候一下发力,甩开了这人的牵制。

“我问你问题,你发什么疯?有人追杀啊?”

“对呀!”那人一拍手,眼睛亮晶晶,“你怎么知道!”

“……”

“那甩掉了吗?”

“应该……”那人左顾右盼了一会,拉着薛洋蹲下身来,“好吧,我先告诉你,免得一会你不跟我走。”

说着,他清了清嗓子,道“半碗酒家的人都被杀光了。”

……

没有一点铺垫,也毫无委婉之处,像突如其来的一把匕首没入腹中,还没来得及感到疼痛,它却已经发生。

薛洋扯了扯嘴角“操你爸爸。”

“放过我爹吧他人老珠黄……”这小子这时还有心情贫嘴,摇头晃脑,“我就知道你不信,这样吧,今天晚上我带你回去看看。”

“我凭什么相信你?”薛洋冷笑,站起来就往外走。

“随便你。”那人干脆坐在地上吸了吸鼻子,“那你干妈让我代为转交给你的东西,是不是也不要了?”

薛洋顿住,微微扭头。

那人手伸出来,小指处明晃晃挂着一个三环结,做的有些扭扭歪歪。

是老板娘的手笔。

薛洋转过身“你要我怎么样?”

“呆在这儿。”那人指了指地面,“晚上我会带你回去看一眼。”

薛洋此时也是心乱如麻,躺下后脑中一片空白,翻来覆去的,只觉得脑仁都疼了起来。




那人果然信守承诺,三更打更一过,立刻拉着薛洋飞奔出去,两人在夜色的隐匿下自由的在街巷中穿梭,薛洋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也没见过如此多的暗巷近道,但他此时完全没有心情来惊叹这些。

不多会,半碗酒家的招牌就悬在了两人面前,门口处打了封条,两人缩着身子从空隙处钻了进去。

一进门,薛洋直奔北房,北房的大门敞开着,里面的一切都同往常一样,只是床上一大片血迹,已经干涸,结成了紫乌的血块。

地上也有些血迹,只是相对床上那几乎被染满的血量,却还稍为逊色。

薛洋又往后厨冲。

后厨没有血迹,杜大厨最常用的菜刀都还挂在墙上,薛洋捂住自己的胸口,觉得好歹捕住了一丝的安慰。

“呜……呜……”

“谁!”他厉呵,原地转了一圈,很快发现声音是从装蔬菜的篓子里发出的。他蹑手蹑脚的靠近,一只手中紧紧攥着腰间的匕首,另一只手缓缓去揭菜篓子的顶盖,准备待里面的家伙一出来便给他致命一击。

“呜啊——呜啊——”盖子一揭,哭泣的声音便清晰很多,却没有意料之中的人钻出来,薛洋拔出匕首就准备往里戳——

“呜啊……洋哥哥!”

“凡凡?!”

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薛洋震惊的看着篓中蜷成一团的小人儿,脸上还带着未湿的泪痕。

薛洋连忙手忙脚乱的将小孩抱了出来,一下又一下的安抚着他,尽管他自己也在瑟瑟发抖。

“告诉洋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来了好多人……杀……杀……”小孩说着说着又开始哆嗦,话也说不完整,泪珠儿不止的往外冒。

“别怕,别怕。”薛洋看小孩怕成这幅模样心中疼的揪心,这孩子怕是半碗酒家里唯一活下来的人了,他再不能让杜子凡遭任何闪失,一点也不行。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那个笑眯眯的布娃娃就往杜子凡手里塞“你看!哥哥给你带的娃娃!”

“娃娃……”杜子凡茫然的看向这个咧着嘴笑的大头娃娃,微微咧起了小嘴,仿佛也想要跟着笑一下——

一根银针突然悄无声息的飞来,正没入杜子凡的耳后,小孩刚露出一半的笑容,永远的定格在了脸上。

“凡凡?”薛洋没看见似的,摇了摇怀中的孩子,“你醒醒啊,这可不是赖皮的时候。”

“你再胡闹,洋哥哥要打你的屁股了。”

“凡凡。”

“凡凡?”

薛洋的声音开始哽咽,一滴眼泪啪嗒掉下,砸在小孩白嫩的脸上。

小孩子总是软软的,死了也像睡着了似的靠在你怀里,只是那小小的身体从温热慢慢变得愈来愈冰,愈来愈冰。仿佛怀抱的太阳,正被人抽丝剥茧的慢慢夺走。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少年,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我不知还要等上多久,才能找到这个小东西。”

薛洋没有理会他,仿佛变成了一尊雕塑。

“呵呵……不要这样嘛,其实还有一个人没死的。”

雕塑颤动一下。

沙哑的声音忽然逼近,此人拿的正是薛洋适才惊得扔下的匕首,如饿虎扑食般冲了过来,“噗”的一声将匕首插进了杜子凡的胸口。

血溅三尺,溅上了薛洋的脸。

“你干什么——!”他嘶哑的吼出声,“他已经死了!”

“呵呵,死人也是有用处的。”

薛洋已然失了理智,手中什么武器也没有,就敢冲着这男人撞去。

“无能为力,真是懦弱。”那人轻松躲开,对他嗤笑一声,“依你之能,不过作困兽之斗,徒劳的对我吼上几句罢了,你所爱之人的仇,又有哪个是报了的?”

“若我是你,别人杀我一人,我便杀他全家。别人杀我全家,我便诛他九族。血!债!血!偿!”

那人语气突然变得咬牙切齿,很快又恢复正常,勾了勾嘴角“不过,你也就这样了,摊上你这样的小子,这家人死也算白死。”

薛洋没动了,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不动更好,男人目的已经达到,没再出言嘲讽,抓紧时间闪身走人。临走之前却是手一挥,将那把沾满鲜血的匕首扔到了薛洋的面前。

薛洋傻了似的,慢慢蹲下来,竟然伸手去摸那把匕首,上面的血还是热的,摸着摸着,手指却不小心给锋利的刀锋划破了,他也没有感觉似的,只是一直摸着,摸着。




“死小子,你终于回——”

话音未落,屋内屋外的人的身子一齐僵硬,两人缓缓移动着目光,终于对上,一瞬间天雷交火,五雷轰顶。

“……杜大厨?”

薛洋喃喃着,全然没有发现此时杜厨子已难看至极的脸色。








——————————————————————————————————————————————————————————————————



写着写着,发现快成薛独了_(:зゝ∠)_,因为本心也是想写一写薛洋过去的故事,因为后来如此扭曲性格的后果,必然有导致其产生的原因,墨香大大只给了断小指这一段儿,但大家心知肚明,薛洋经历的,绝对不止这一件,而最终导致他如此性格的,也绝不仅仅是这一件就能导致的。

但是对于薛洋对道长的感情也是让我有些五味杂陈,所以终于还是决定将感情线定为薛晓,在这里我不怕剧透,这是一条注定BE的感情线。


我很喜欢薛洋这个人物,不是说赞同他的三观,而是这个人物被塑造的极其饱满,极其热烈。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喜欢。


其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从这章开始单独加上薛洋的tag,薛晓感情线后面会走,但前期实在不多,还望各位多多担待。


鞠躬。

评论(6)
热度(25)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