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薛洋此去,虽是五日,但除了东奔西走的采购,还要试图去打听打听关于老板娘相公的消息,时间着实不宽裕,走路都是带着一阵风在跑。一日中午,奔波了一上午的薛洋着实累着了,坐在一个茶摊上要了碗茶,随后便见一个布衣男人行色匆匆的走进对面的当铺。

薛洋在酒馆跑堂这么些年,也算是人情练达,一瞧这家伙便觉其神色有鬼,搁下茶碗悄悄随了上去。

“掌柜的!烦给看看这物件儿!”男人一进门便不迭喊着,脑门上全是汗,薛洋笑着摇摇头,心说这男人可真傻,当买物什,最重要的就是要店家觉得自己不急出手,这男子如此焦灼的神色,不被狠狠的压价才怪。

不过,不知道是个什么宝贝……薛洋毕竟好奇,又微微伸出点头。

当铺里此时还有一人,青色大褂,腰悬玉佩,气度不凡,正坐在里边的太师椅上,当铺的伙计殷勤的伺候着。这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声倒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掌柜的不耐烦的从后面打帘出来,“作甚?”

男人见到了掌柜的,松了口气,把怀里的东西掏出来,双手奉了前去。

薛洋冒着风险再探出了些头,终于看清了那玩意儿的真面目——是一块玉石,巴掌大小,通体雪白,其中却又好似有冰丝阵阵流转,周身仿佛腾着一股缭绕的雾气。

此物一出,屋内屋外的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那掌柜的连忙吩咐手下“快快快!去把门关上!”

小伙计应声来了,薛洋连忙缩回头去,门关上的一瞬,听见里面传来一个极其震惊的声音“你这东西哪儿来的?!”

薛洋动了动耳朵,贴近门上想再听点儿什么,未果,心想必是门上装了隔音的法器,也是一阵感叹,刚刚那物件绝对是个极品,这男人说是赚大发了也对,但要说脑袋已经悬在裤腰带上了——也没错。

不过统统不管他的事,薛洋摇头晃脑,跑回刚才的茶摊,继续喝自己的茶。



五日说快不快,但也于忙碌之中很快过去了,临走之前薛洋特地去市场上转了一圈,挑了个笑眯眯的棉布娃娃,揣进怀里,心里想着凡凡若是看见必定欢喜极了。这么想着脸上也带着几分笑,摇橹的船夫见这少年笑得灿烂,道“少年伢,可是有好事伐?”

“没什么好事。”薛洋笑了笑,“回家,挺好。”

船夫一愣,不想竟是这么个朴素的回答,随即也乐呵起来,这少年人看起来古灵精怪,所求倒是一点不多。有家可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却也能笑的如此开心,终究是少年心性啊。

如此感慨,竹竿从水中挑起,再度覆没进去,向后游动。



波连天碧,吾有家归。遥吹碧笛,乡音未催。




评论(2)
热度(1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