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薛洋虽急,倒也不傻,跑近了北方便放轻脚步一路贴过去,靠在门边,用手轻轻推了推,门倒是关着的,他想了想,舔了舔手指,往窗纸上点去。

透着豆大的小洞,已经足够窥清屋内的全貌。

一切如常,只是那摆在原处的青花瓷瓶不见了。薛洋往下一瞟,果不其然,一堆零散瓷片正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

薛洋正在全神贯注的盯着屋内,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扭头,却是老板娘,披头散发的,脸色有些白。

“老板娘……”薛洋愣了愣,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自己虽然出于担心,却也实实在在是在偷窥着房内的情况,一时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老板娘却也没再追问,插了钥匙拧开,进房去了,同时悠悠飘出一句“进来看罢。”


薛洋进屋,老板娘正附身点一支蜡烛灯芯,那堆瓷片正摆在她的脚边,她却恍然不知似的。“蔟”的一声,火苗跳动起来,屋内一下亮堂不少。

薛洋被这一幕搞得迷惑极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那堆碎片,见老板娘又飘飘的坐了下来,依旧是一副打算无视的样子。

“妈……”

“洋儿,你想问什么,我都知道。”老板娘揉了揉额头,有些肥胖的脸此时竟然瞧出几分哀情来。

“今天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你既然瞧见了,我不与你说,你也定会好奇去查,不如我亲自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死守这个秘密。”

“嗯。”薛洋站在原地,心里有些紧张。

“瓶子是我……相公赠予我的,如今也是被他摔碎的。”

“他还有脸回来?!”薛洋吃惊瞪眼,老板娘的事店里的大家都多少清楚些,早年跟了个男人,两人初期感情很好,后来男人迷上了另一个女孩,少女娇俏可爱,不愿受委屈,偏要做正房,男人一片心思全在她身上,立刻一纸休书将老板娘赶出家门。老板娘虽是女子,却也是极为艰苦的环境中出来的,早出暮歇的几年过去,倒也积了一层家底,出走他乡,开了这“半碗酒家”。

毕竟是少年心性,见薛洋已气急,老板娘却也知道是为自己,心中欣慰,唤他过去,将薛洋抱进怀里,动作不熟,不够温柔,但薛洋却静静的靠着,心中五味杂陈。

王彩凤一上一下的抚着薛洋的背,声音平静无波。

“我曾告诉他,我有一家传秘宝,关键时刻可以救急。后来元宵灯会他赠我一青花瓷瓶,我心中高兴,回去后便把那东西装进了瓶中。”

“我今夜歇息的尤其早,适才起夜,顺便去地窖点了点酒数,回去便见他正拿着那瓷瓶往外掏东西。他见是我,一下受惊,瓷瓶落地碎了,他连忙蹲身去拿那物件藏在怀里,猛地冲过来,将我撞了个趔趄,我再回头,人已不见了,也不知是用了个什么法子潜进来的。”

“……好卑鄙。”薛洋趴在王彩凤怀里,闷声闷气插了一句。

“我也追出去,自然是寻他不到,再回头过来,便见你在窗边扒着。”

“我听见瓷器碎的声音。”

王彩凤揉了揉他的头,再没说什么。




隔日,薛洋借口要去采办货物,跟老板娘请了五日的假,老板娘心知这孩子终究要去探查一番,明里暗里敲打他一番叮嘱不许惹事,薛洋连连应诺,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青姑娘路过瞧见,调笑道“明面上这么乖,不知到时候做出什么事情来。”

“青姐姐怎么如此说我。”薛洋心知她是开玩笑,却也装出一个伤心的模样来,璨如星辰的眼眸里泪光点点,倒是唬住了青姑娘,忙不迭来安慰,薛洋破涕一笑,窜出十几米才道“你给我骗啦!”

“好哇,你小子。”青姑娘也是笑了出来,却道“莫给我抓住,不然一通狠揍!”

“呜哇,妈你看,青姐姐要揍我!”

一直脸色苍白的王彩凤此时脸上也有了些血色,也是笑骂道“谁叫你骗你青姐?依我看,合该打的下不来床!”

薛洋惊呼一声,蹿进前堂,两个女人站在院子里哈哈大笑。



店中还是很忙,薛洋钻进后厨,对杜厨子道“杜大叔,我跟老板娘请了五天的假,这几日可不能帮您上菜了,可惜咱们一对黄金搭档,你可不要想我。”

“你这小子,自视甚高!”大厨头也不回,却是和薛洋开始了调笑。

“哼,你不想我,凡凡想我。”薛洋一眼瞟见摇摇晃晃跑进后厨的杜子凡,白白胖胖,脖上挂着个红肚兜,精致的像个玉琢出的人儿,一笑起来仿佛灌了蜜似的叫人心甜,院子里的人都最是疼惜他。

“洋哥哥,抱抱。”小孩摇摇晃晃冲过来,见薛洋在这里,立刻张开双臂,仰着头要抱抱。

薛洋一弯腰便把小孩揽起来,抱在怀里戳他的脸蛋,逗得小孩咯吱吱的笑。

“洋哥哥,要出去?”小孩说话还有些口齿不清,糯糯的,带着股奶香味儿。

“是呀,凡凡要不要什么东西?”

“要娃娃!”杜子凡一下兴奋了起来,挥舞着手臂,不小心一巴掌糊在薛洋脸上,力道轻的像棉花,薛洋被他这一副兴奋样儿搞得也是噗嗤一笑,伸出食指搔搔小孩儿的下巴,道“好,一定给凡凡带娃娃。”

“行了行了,要走赶紧滚。”杜厨子被自己宝贝儿子冷落许久,不乐意了,登时扯着大嗓门赶人,薛洋冲他嘻嘻一笑,轻轻的放下杜子凡,拍拍他的背,小孩恋恋不舍看他一眼,又屁颠屁颠跑去抱杜厨子的腿了。


评论
热度(24)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