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晓星辰叹了口气,从背后慢慢抽出霜华,雪花的纹路透出冰冷的寒意。

“他妈的。”几个人心知不好,恶狠狠的骂了几句不干不净的脏话,就不迭的逃走了。

晓星辰收剑,向薛洋走来。

“你还好吧?”

“你……你……”

薛洋颤抖出声,还没从死后余生的震惊中缓回神来,只仰视着缓缓走来的道长,巴巴的张着嘴,却不知该发个什么音。

“不要害怕。”晓星辰皱着眉头看着像个血泥团似的薛洋,附身一捞,将他抱了起来。

薛洋呆了,连挣扎也停住。

这道长一身素白道袍,玉冠高束,周身都逸着不可侵扰的高洁之气,薛洋缩了缩身子,闻见一股很好闻的香气。

淡淡的,不是花香,而是清晨山间朝露青草的气息。

他太久没有被人抱在怀里了,晓星辰柔软的道袍料子摩擦着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双手轻柔的托着他的腰,他感觉像是窝进了一个温暖的避风港,没忍住蹭了蹭,眼皮慢慢的垂了下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在床上,薛洋一睁眼便觉包围着自己的那温暖触感不见了,赶紧爬将起来,四处张望——摆设素净的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发疯似的在屋内跑起来,像只迷路的小兽一般呜呜然。

“砰。”

乱跑的薛洋被突然推开的门撞到了头,飞出一两米,躺在地上嘶嘶倒抽着冷气。但他此时已顾不得疼痛,饱含期翼的睁开眼一瞧,却是一个扎着布围腰的胖女人,端着一碗粥。

“哎哎哎,你这小伢子,还伤着呢,乱跑什么?快坐下喝药。”

“……你是,谁?”

“我?”胖女人搅了搅碗里的药水,吹了几口,“老板娘。”

“那个……那个……”

“你是想问那个道长吧?”

女人吹好了药,附身递过来,薛洋呆呆的接住,只见她上下嘴皮一碰,吐出一句“他已走了。”

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在房间响起,浓烈的中药味迅速弥漫开来,仿佛空气中炸开的毒气。

“你干什——!”女人倒拧起眉头,正待发怒,薛洋已经双眼一闭,再次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22)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