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骗》


2.

市中心医院。
黑瞎子挂了电话后,就看见张起灵背靠在床头上,静静的看着他。
“我说。”黑瞎子饶有兴味的走过去,“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起灵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下可麻烦了,黑瞎子想。
他调整了自己的位置,站在挂着药水的架子边。他敢打赌,这个眉目冷淡的家伙一旦感受到了自己给他带来的威胁,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他杀掉。看现在这个情形,哑巴张多半是又失忆了,这是一种病,但黑瞎子更愿意把它称作一种轮回。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你可能会觉得哑巴张是个很有故事的人,但你一定不会觉得他老态垂垂。要知道,带着不老的身体一直活着可是件很枯燥的事情,人很容易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失去方向和目标。而没有目标的人,在斗里可是很容易死掉的。
“叩叩。”
“进来。”他说。
护士小姐端着个小盘儿走进来,“该加药了。”
黑瞎子抬头看了看张起灵头顶悬挂着的清水瓶子,侧身让开。
护士小姐的动作很熟练,绑上皮筋后往张起灵手上啪啪两下,银白的针头就插进了血管之中。
“这位先生可是我遇过的最好扎的病人了。”调整药水流速的时候,小姐不由得感慨道,黑瞎子听后哈哈大笑,但事实的确如此,张起灵手背上的血管异常明显,纵横交错的,像青铜门上古老的纹路。
护士小姐说完就走了,黑瞎子跟着她出去,在厕所吸了支烟——病房里禁止吸烟。
白色的烟雾在逼仄的厕所隔间里缭绕开来,黑瞎子眯起眼,想起了刚刚那个电话。
解雨臣这个人,他不算太了解,但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倒也有一段时间的来往,这个当家的精明和狠厉作风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正因为如此,他清晰的记得解雨臣打电话时的一个习惯——总是要带着笑意先“喂”一声。
但今天这个电话并非如此,他在打通后首先听见的是碰撞的声音,随后信号出现了一瞬间的嘈杂,应该是手机本身受到撞击,但并不剧烈。
他在说话的时候也在仔细听对面的动静,不能听见呼吸,也没有什么杂音,即使是使用蓝牙耳机时,也不会出现这种毫无杂音的情况。
所以他推断,电话对面的不是解雨臣。
但不是解雨臣,却还要接这个电话……
黑瞎子深吸一口,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
那这事儿就很有意思了。
 

评论(1)
热度(8)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