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9
 

就是该死的……萌上了(切腹

外边下着倾盆大雨,客栈女老板扭着水蛇腰走近栈内独酌的一位师父,盈盈的拜了一拜“这样的天儿,怕是不能走了,师父若不嫌弃,请在舍下委屈一晚。”

这师父并非如南山寺院的那些秃驴一般,墨玉似的长发高高束起,眉毛浅淡,却极长,拖了淡淡的痕直抵了太阳穴处去,一双桃花眼媚若含丝,一抬眼便泛滥出潋滟的水光来,唇红如点朱砂,肤色白净,一壶茶水爽利地灌入嘴中,流下两滴,没进了血红的衣领子里。

如此绝美精致的人儿,肩上却披着一件袈裟,女老板由是才带着惊讶的唤他一声“师父。”

“麻烦施主了,贫僧只在这里等着便是,今夜便要启程,拖延不得。”

女老板急的只要跺脚,还想开口说些什么,门口又传来“啪哒啪哒”的声音。

“大雨天的,吊死鬼讨债来啦!”心里的怒气终于表现在脸上,女老板只蹬蹬蹬的走过去,猛地一把推开店门,张嘴便欲骂“你——”

门口的马脸猴子看也懒得看她一眼,甩了甩头上的水滴便走进门来,静坐在凳上的公子此时却轻笑出声,殷红的唇微微一勾,风情无限。

那女老板只呆愣的张着嘴,尚未反应过来呢,忽然一阵疾风从身旁刮过,旋进了那滂沱大雨之中,她这才颤抖着尖叫起来——

“救命——妖怪——有妖怪啊!”

睡在后堂的粗使丫鬟不消一会便都匆忙地冲了进来,却只见桌凳齐整,整个客栈里除了她们和适才尖叫的女老板便再空无一人。

“哪里有什么妖怪……”一个胆大的小丫头低声嘟囔着,女老板一回神,发现不仅那猴形妖怪,连那漂亮的小师父也不见踪影了。

一颗硕大的冷汗啪嗒一声砸在青石板地面,溅开小小的水花,女老板惨白了一张脸,身子脱力,一下跌坐在地上


评论
热度(9)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