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畑鹿惊世



十一年来初次离家,城里不比深山中那般寂寥,天光未晓的时候就有些细细碎碎的声音飘出来,他揉揉头发,睁开了眼睛。
“几时了?”他推推睡在一旁的粗眉毛,那人瘪了瘪嘴,死不睁眼。
“凯!”卡卡西加强了声调,又低低的在凯的耳边吼。
“青春啊!”那人被这一声彻底叫清醒过来,于是一下跳了起来手臂冲天。幸亏周围的同伴都睡得死沉,不然这时候被吵醒,必定要跳起来与他打上一架的。
卡卡西伸手把他又拽坐下来“别闹,我且问你,几时了?”
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已经彻底清醒了的他浑身打满了鸡血,又站起来穿衣服,嚷嚷着要去练功房了。
他都走到门边儿了,又倒退回来看着卡卡西,眼底有着殷殷期待“哎,跟我一起去吧!挥洒青春的……”
卡卡西啪地伸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撑住床沿翻身下来了。
凯满意了,但随后又开始抱怨“卡卡西你晚上睡觉也不脱衣服,难道不热?”
卡卡西没说话,直直推开门走了,凯连忙追上去,难得有人愿意陪他早起练功,他可得好好拉拢这个哥们儿。
两个毛头小子站在院中,凯自己做了会儿踢腿,然后告诉卡卡西,他得先练习身体的柔韧度,做好了,才能跟师兄们一起踢腿,练戏。
看到墙边只有几块砖头,卡卡西问“怎么做?”
“你就靠在那儿,双腿叉开,尽力叉成‘一’字,然后把砖头加在脚前,一块一块往里加。”凯说着说着有些担心,“但是第一次你可以慢慢来,不加砖头也可以。”
话音没落,就见着卡卡西一屁股坐下来,自己掰着双腿往墙上靠,凯惊呆了,因为光凭着自己,卡卡西已经摆出了‘一’字,周围的砖头全没派上用场,可怜兮兮的躺在那儿,为着不能亲自来折磨这小孩而灰心失望。
“卡卡西你……厉害……”凯话都说不完整了,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似乎马上就要脱框。
卡卡西这边其实并不好受,冷汗一颗颗地从头上往下滴,他死死地咬住嘴巴,一声不吭。
大腿部的酸痛一阵一阵,卡卡西不知道凯盯着自己,因为他的眼前已经有些发黑,下半身开始发麻发木,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了。然而他拧着自己剩余的气力,努力地将背挺直,靠在墙上,双手用上了狠劲,像是一对铁钳,死死儿地把双腿铐在墙根。
再有了一个时辰,那些师兄们都被师傅的吼声给揪起来了,纷纷来到练功房,看见凯在那里踢腿也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只是在瞧到墙边的卡卡西时,才惊呼出声。
“他是昨天来的那个?”
“这……第一次劈叉……” 
“你看你看,他没用砖头!”
“……”
一群孩子吵吵嚷嚷,盯着卡卡西议论纷纷。紧接着,身后传来一道如狼吼,似虎啸的声音,噼里啪啦地打散了这些叽叽喳喳的议论。
“都堵在这儿作甚?还不快去练功!”
这群小孩顿时便如惊弓之鸟,麻溜地各自归位,练起功来。
声音的主人正及知命之年,下巴密密麻麻的白色胡茬,理个精神的寸头,一身布衣布褂。再看他双眼炯炯有神,好似一对大铜铃,鼻子高隆,嘴唇肥厚,自有一副不怒自威的面孔。
他四下巡视一番,很快就瞧见了适才引起骚动的‘主角’。
卡卡西正慢慢适应过来了身体上的苦楚时,只听得一阵有力的脚步声渐渐临近耳边,抬头一看,正是昨日老师傅指给他看过的另一位师傅,姓张。
“师傅。”
“你小子倒不错。”那张师傅哼笑两声,蹲下来盯着卡卡西的眼睛,“叫甚么名字?”


评论
热度(15)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