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畑鹿惊世

这章把flag给立了,世上只有爸妈好,还有我的小白腿儿被扇巴掌了心疼死我了呜呜呜


————————————————————————————————————




樵夫回到家,拿着一个钱囊。
“回来了?”女人迎上去,面上也不见喜色,只接过钱囊,轻声道“进屋歇着吧,马上吃饭了。”
樵夫一直垂着头,吃饭时盯着面前的白米饭也食不下咽,于是装作云淡风轻似的开口“没把那小子卖给妓院。”
“哦。”
女人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静,又给他夹了一筷子青菜。
“给送进戏园子了,那个老板很喜欢卡卡西,没有收钱,还倒给了点儿。”
“臭小子,想学唱戏?”
“许是听见了一位大人府上的曲声,当时就走不动路了呢。”樵夫来了兴致,双手就比划上了,“那双眼睛鼓溜儿地盯着我,你知道吧,这小子平时都眼皮子耷拉下来,没精没神的,给你训斥过不知多少次。今天可不一样,瞪的那叫一个圆,里面能迸出光来。”
女人听着,筷子敲在碗里叮叮当当。
“好啊,能学个技艺傍身,以后也算个男子汉大丈夫。”
“可不是呢。”
又寂静了。
樵夫受不了这真空似的环境,他又没有什么胃口,把碗一推就站起身。
“别忙。”女人叫住他,走过来又把他摁回凳子上去,自己站在他身后,伸出双手蒙住他的眼睛,“养了七年的孩子,你莫不是当我也是铁石做的心肠?这孩子乖巧听话,有时候嘴上不饶人,心里全是好意,你既是对他好一分,他也当做十分的来报答你,就是人太别扭,不愿意说出来,可我们还看不出么?”
“我早已将他当做亲生对待,老四老五早年在外面乱跑跌死了,家里就剩两个孩子,一个老二痴痴傻傻,一个姑娘以后也是要嫁出去的,我心里最疼的就是这崽子。”说着说着,女人把脸垂下去,在粗布袖子上抹了抹泪,继续说。
“可是不送出去怎么样?这孩子不是俗物,把他圈在这深山老林陪咱们过一辈子么?进城去讨个好手艺,将来娶一房媳妇,一辈子圆圆满满,有甚么不好?”
“我没有同你商量,我知道你心软,这孩子当年你亲手捡回来,怎么会忍心送他去窑子那种肮脏地方?必定要寻个手艺人拜托出去的。”
女人哽咽了,再说不下去,捂住樵夫眼睛的双手也没了气力,软软垂下来。
然后她听见一声低吼,自个儿也被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孩子……进了戏园子没错,我从家里拿了点钱,塞给班主求他好好照顾着,这钱囊是我偷的,我……”
女人没说话,因为一滴水珠砸在她的头顶,那是男儿的黄金泪。
“相公……”她也泣不成声了,将手环在自己男人的腰上,“这样的世道,不求那臭小子功成名就,平平安安地活一辈子,只求来日再有幸相遇,啐我一口老娘们,我便心满意足了。”
“说的这是什么傻话。”樵夫摩挲着女人的头,“你就等着臭小子混出头,回来给你养老送终吧。”
屋外的雪停了,太阳从云层中微微探出半个脑袋,泄露了一地的暖光照耀在门前的雪地上,一片光亮。
屋内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哭泣已经停了,身体还在颤抖。
城内,坐在板凳上聆听老师傅训戒的卡卡西突然走了神,看着屋子外的阳光,心里感概真是一个好天气。
老师傅一巴掌抽来,不留情面的凌厉。
“好好听着吧您呐,这以后的日子——”
“可还长着呢!”



评论(4)
热度(11)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