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畑鹿惊世

想想我在lof上也扔个好

带卡,民国架空 


——————————————————————————————



卡卡西被丢弃在一片茫然的大雪之中,雪白的头发,苍白的皮肤。

哪里有这样的孩子,即使光裸着身子躺在冰天雪地中,也一声不叫,嘴唇抿得紧紧,发紫。
一个樵夫不小心一脚踢在他的身上,小孩闷哼一声,樵夫这才发现雪地之中竟是有一个孩子。
小孩太可怜了,什么也没穿,在雪地里瑟瑟缩缩。
但自家还有好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自己泥菩萨过河,怎么好再渡这孩子去?
樵夫咬咬牙,转头就走,
背后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小孩似乎清醒了片刻,立刻又硬生生的将咳嗽憋了回去,樵夫站在那里走不动路,呼啦啦的风雪把小孩胸腔的闷响吹进他的耳朵里,吹软了他的心。
“先捡回去再说吧,随时可丢呢。”他这样安慰着自己,跑转身去把小孩抱了起来,小孩身上可真冰,比那结冰的湖水还要冻上三分,樵夫被冷得几乎想要撒手,可是庄稼人,吃得苦。他忍住冷一下子把孩子包进了自己的衣服里,吭哧吭哧地往家跑。
家里的女人正在门前扫雪,远远看见樵夫回来,眼角带上了笑。
“你这死鬼,怎地现在才……”女人不笑了。
樵夫怀里抱着一个肌肤胜雪的孩子,一头耀眼的银发比那夏天的毒日还要晃眼。 
樵夫的胸膛已经被这孩子冻得没有知觉,哪里还顾得上理会她,直直地往生着炉火的屋子冲。
大大小小的孩子都还缩在被窝里眯觉,樵夫掀开一角就把小孩塞了进去,给他掖了掖被子,终于松了一口气,女人的骂声也随之而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
“出去。”樵夫跑过去拉着女人,“出去说,孩子们都在睡觉。”
女人不情不愿地被樵夫拉到了院子里。
“那孩子……是我在雪地里捡的。”
“捡的?”虽然心里早有想法,但是女人的声音还是由于惊讶而一下拔高了八度,瘦长的食指直直儿的戳上樵夫的胸口,艳红的嘴皮一拌便如枪似炮的吐出许多话来。
“捡了个孩子,你倒是有脸说出来,一副好心做给谁看?自家几个孩子尚且要死不活呢,可真会心疼人!”
“也不想想你多大的本事,城里的老爷随便在街上捡个孩子那是大慈大悲,你这破落户算个什么玩意?真当还是前几年的光景了呐!”
樵夫不与她多争,只搂了横眉叉腰的女人入怀低低道“你看这孩子相貌也好,咱们且救他一命,养个几年,等他出落出来了,还不能送给妓院那些老鸨妈妈卖个好价钱?” 
女人猛地被抱进丈夫怀里,脸上也是一红。她仔细想着也是这个理儿,只赚不赔的生意,何乐而不为?
“罢了罢了,就你鬼主意多。”女人娇嗔道,拍开他的手进屋去了。
樵夫看到女人去生火做饭了,才走进孩子们的屋子里。
那个小孩脸色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惨白,但是呼吸已经平稳了,睡得很香甜。
能活下来便活下来吧,寻个出路,现在这样的世道,如此过一辈子也就算了。
樵夫想着想着,心里就带上了点绝望。

  

评论
热度(14)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