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7
 

《骗》

3.


吴邪下了飞机就直奔医院,身上缠得乱七八糟的医用绷带被厚厚的褐色冲锋衣挡住,把帽子拉上头顶遮住乱糟糟还带着血污的头发,脸上戴着黑色的口罩,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

胖子先去了医院,吴邪说自己有件事要去处理,让胖子晚上在佚名居里等他。

他没告诉胖子发生了什么事,黑瞎子那通电话不知真假,他需要亲自去确定一下。到了黑瞎子说的医院门口,吴邪深深吸了一口气,拉低了帽檐走了进去。

“您好。”吴邪伸出手叩叩前台的桌面“请问今天有没有一位叫张起灵的病人住院?”

“请稍等。”护士正在打一个电话,匆忙的嗯嗯两句就挂断,从一边抽出记录薄翻开,对吴邪点了点头道“是的,在407病房。请问您是张先生的家属吗?”

“我是他同事。”吴邪对护士点头致谢,转身往电梯走去。

黑瞎子在厕所待了很久,半饷,用脚把地上散落的烟头踢到一处,然后走了出去。

但还没出厕所门,他就看见厕所斜对着的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一坨褐色的球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直逼407.

黑瞎子几乎要为吴邪的速度鼓掌了,他倒是很想跟着去病房看这个热闹,但下午还有些事需要他去处理,既然张起灵这边有人照应了,他也算仁至义尽,该功成身退了。

话说回张起灵这边,黑瞎子去了那么久没回来,他倒也没有感到十分的焦急,他对黑瞎子其实有一种熟悉感,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一个人,但不是朋友,从黑瞎子对待他的态度来看,两人最多是共事过一段时间,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情谊,张起灵也并不认为自己会和什么人结下太深厚的情谊。

他躺在床上,安静的搜索着脑内的碎片,只能感受到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其实会让人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就像是此刻之前的一切突然成为了空白,你甚至不能感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你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里去,不知道自己从前干过的事情,也不知道将要去做什么。但张起灵并没有感到痛苦,他顺从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就好像以前已经无数次重复过这样的事情。

挂在墙上的点滴安静的流逝着,床上的人闭目冥想,室内一片寂然。

吴邪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张起灵穿着病号服,安静的半靠着枕头,眼睛闭着。苍白的手随意的搭在床边,上面扎着针,顺着望上去,连着一瓶药水挂在墙上。

这样的张起灵看起来就像一个偶染病疾的小青年,安静,而又平常。

吴邪屏气凝神,尽量保持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一直走到张起灵的床边,发现床上的青年闭着眼睛,呼吸浅弱而匀净。


“喂。”

床上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瞳色漆黑透亮,直直的望向吴邪。

吴邪把自己的帽子又往下拉了拉,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瞬间竟然感到非常尴尬。

但不应该是这样,按照他在飞机上脑补的情景,此刻应该是他骑在张起灵身上一边暴打张起灵一边骂“你他娘的居然骗我”,而不是他裹得像个粽子似的娇羞的站在床边接受张起灵的审视。

他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下一秒,张起灵开口,一切疑惑都被这句话如一柄大锤般打得烟消云散。


“你是谁?”

吴邪晃了两下,觉得头有点晕。



评论
热度(7)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