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椒
我早就忘了你,你最好也不要记得我
 

《骗》

3.


吴邪下了飞机就直奔医院,身上缠得乱七八糟的医用绷带被厚厚的褐色冲锋衣挡住,把帽子拉上头顶遮住乱糟糟还带着血污的头发,脸上戴着黑色的口罩,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

胖子先去了医院,吴邪说自己有件事要去处理,让胖子晚上在佚名居里等他。

他没告诉胖子发生了什么事,黑瞎子那通电话不知真假,他需要亲自去确定一下。到了黑瞎子说的医院门口,吴邪深深吸了一口气,拉低了帽檐走了进去。

“您好。”吴邪伸出手叩叩前台的桌面“请问今天有没有一位叫张起灵的病人住院?”

“请稍等。”护士正在打一个电话,匆忙的嗯嗯两句就挂断,从一边抽出记录薄翻开,对吴邪点了点头道“是的,在407病房。请问您是张先生的家属吗...

 

哈哈,我想应该狠狠忘记以前的一些事情,才能走向未来。

 

爱要大声说出来(下)

“你怎么了?”漠北君见尚清华一语不发的又倒了回去,小脸还煞白煞白的,心里就是一紧,他这个万年大处男第一次开荤,做的是过火了点儿……难道伤及了内里?

一想到这里漠北君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扯过尚清华的爪子就要给他把脉。 尚清华这正懵逼着呢,手又忽然被拽过去,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就给躲开了。 这下换漠北君脸色不好了,尚清华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没少拿那些二十一世纪的新新词汇来荼毒他的大脑,他看着尚清华别过的脑袋,和躲开他的手,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尚清华曾经唾沫横飞地跟他科普的那什么――

分手炮。

大概是好几年前了。

“漠北君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不要紧来我跟你科普科普你就明白了,你看...

© 唐青椒|Powered by LOFTER